網絡

不敗神話 第四十六章 魂主許諾

2020-01-11 00:20:32來源:勵志吧0次閱讀

不敗神話 第四十六章 魂主許諾

城墻上出現了一個人,看起來不過二十幾歲,很年輕。但那雙眸子卻透著滄桑,魂心可以確信,是個老怪物,那人背負雙手,俯瞰魂心,身旁邊還飄著一張紙。

看到那張紙,魂心心頭狂跳。

在太古殺場,邪王小墓的時候,就出現過一個年輕人持著一紙寫有字的法旨。那年輕人自稱替天行道、代天執法,要抓拿白小蝶去斬妖臺,當時,被盛怒之下的魂心給活劈了。

兩張紙一模一樣,有相同的氣息。魂心可以確定,是來自同一個地方,據小胖子說,那里是神城。

“你又是誰?”魂心問道。

兩人都不回答魂心的問題,沒當一回事。

城墻上,那年輕的老怪物背負雙手,高高在上道:“蒼天白蝶是不詳之物,會給人世間帶來災難。本座為人間執法者,速速將蒼天白蝶交出來,你不要自誤。”

“呵呵,小鬼,老夫是在幫你。把她交給老夫,也就了了你與她的因果。”那個落魄老頭道。

“小蝶是我的,誰都不能動她。”魂心堅定的說道,他是不會妥協的。

“呵,連蒼天白蝶你都敢動心思,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兩人同時喝道,蒼天白蝶雖然絕色天下,可強大如他們,也不敢對她動那種念頭。這個小子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

“誰說蒼天白蝶就不能愛,就不能有人愛。如果說,這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愛,那就讓我不知天難高地厚。”魂心很討厭這些人,特別是那自稱執法者的人。憑什么定人生死。

白小蝶又沒有傷天害理,憑什么注定就要死。魂心不甘,心中激憤無比。

天穹上,風云變幻,魂心口出狂言,偏愛蒼天白蝶,引起上天不滿。那只豎眼又出現了,龐大無比,俯視著魂心。

“唔,上天之眼出現了,小子,你不想活了。”那個落魄的老頭臉色凝重,盯著天穹上那只豎眼。城墻上,那自稱人間執法者的人也嚴肅起來了。

魂心一愣,這才知道,那只緊追白小蝶的豎眼叫做上天之眼。

“上天是何物?真有上天嘛?”魂心盯著天穹上的豎眼,很激憤,呵斥道:“小蝶什么傷天害理之事都沒做,為何注定就要死。難道你是瞎了嘛。”

天穹上,無閃電劃過,卻有隆隆的雷聲,好像上天真的發怒了。

天穹上,那只豎眼好像要睜開了一樣,有規則之力飄了下來。

那個落魄老頭還有執法者臉色大變,盯著那只豎眼看。

就在那規則垂落下來時,天穹上出現了一個人影。是個老者,須發皆白,佝僂著身體,他太蒼老了,死氣滔天,帶著腐朽氣息。

那個老人在天穹上,與那只豎眼相比渺小如螻蟻般。但他的舉動卻震驚天下,就是落魄老頭和那執法者同樣瞳孔在收縮。

那個老人舉起手中的拐杖,在規則垂落下來攻擊魂心的時候,猛的敲打在那只豎眼上。

天穹爆開了十萬里,但那只豎眼無傷,有無窮的雷聲,響徹天上地下。

魂心驚呆了,那個老人太孟浪了,連上天之眼都敢敲打。

上天之眼被敲打,規則之力轉向,落在了那老人身上。太恐怖了,那老人一下子就血淋淋,卻更孟浪,又是兩拐杖敲了過去。

,那老人墜落下天穹,魂心看清了,是老爺子。

那只豎眼冷漠的看著下方,泯滅了人性,無絲毫情感,伴隨驚世雷鳴。有恐怖滔天的規則垂落下來,粉碎了一層一層的虛空。

“快走。”

老爺子血淋淋,死氣茫茫,拉著魂心一步萬里,進入了百萬蠻荒。

落魄的老者還有執法者臉色大變,也離開,但沒有再去追魂心。老爺子在,他們動不了手,而且,那只豎眼盯上了老爺子,規則之力毀天滅地。

“忠伯,用這個。”

魂心知道,老爺子攻擊那只豎眼都是為了保護自己。魂心只是言語惹怒了它,與敲打而言,自然是敲打更能引起那只豎眼的注意。

魂心拿出那個破爛的爐子底,這個東西魂心感覺它很不平凡。在修煉神形時,看到了一個完整的爐子,屹立在諸天之上。

老爺子拎著破爛爐子底猛的敲打那只豎眼,這一刻,居然有滔天火光出現,焚燒那些規則之力,燒向了那只豎眼。

天穹上破爛不堪,虛空被燒的融化了。

那只豎眼睜開了很多,但那個破爐子底變得很紅,像是復蘇了般,有不滅的火在燃燒。

老爺子帶著魂心一步萬里,很快就來到魂族上空。那只豎眼停了下來,不再落下規則之力,而后消散。

老爺子咳血,領著魂心回到紫竹林。

“忠伯,你怎么樣?”魂心很擔心,扶著老爺子。他異常的蒼老,死氣侵入元神,帶著腐化氣息,好似隨時都要死掉。

在魔鬼死城,他被天道殺念所傷,又被幾大巨頭所傷,一直都沒有好。今日又為魂心大戰那所謂的上天之眼,使得以往的傷惡化。

“死不了。”老爺子撫摸魂心的頭,示意魂心不要太過擔心。

魂心時間讓白小蝶出來,身上是災難的征兆,黑霧不散,加上情毒,白小蝶快不行了。若非有幾位巨頭為她續命,已經化成光雨了。

“師父,求您救救小蝶。”魂心抱著白小蝶,身上都是血,他跪在地上,懇求著。

魂主自然在魂族,他的圣子和蒼天白蝶好上了,四處求人為她續命。這么大的事,魂主怎會不知。

“你可知錯。”魂主嚴厲道。

“心兒知錯,但求師父救小蝶一命。”魂心流淚,哭著央求。

“不知太難高地厚!”魂主也說出這句話,訓斥魂心。

魂心磕頭,他知道這一次是自己不好。身為一族圣子四處給人下跪,丟了魂族威嚴,令魂族蒙羞。但他不后悔,再來一遍,他還會這樣做,只要白小蝶不死。

“師父,就讓我不知天高地厚。只求師父救小蝶一命。”魂心認定的事就不會更改:“師父,徒兒次求您,求您救小蝶。只要您救小蝶,什么都聽您的。”

“連蒼天白蝶你都敢上,真是色膽包天,色膽包天啊!”連老爺子都在跺腳了,實在不知該說什么好。

“不是這樣的。”魂心哭著解釋。

剛才魂主和老爺子還在納悶,蒼天白蝶修為還這么低,不應該這么快就出現不詳不散的情況。原來中間有這層關系。

“孽緣啊。”老爺子還能說什么,魂心與蒼天白蝶糾纏的這么深,那種因果,已經斬不盡了。

“師父,小蝶不可以死。求求您,就算是為了我而救小蝶,師父。”魂心從來沒有這么求過一個人,哪怕是自己的師父。

“忠伯,您替我求求師父,求師父救小蝶一命。”魂心哀求道。

“少主人,使不得。”老爺子的身份是魂族的一個仆人,怎敢受魂心大禮,但魂心跪地懇求著。他老人家自小疼愛魂心,心就軟了。

“魂主,少主人還年少,血氣方剛,太像當年的你了。認定的事十頭牛也拉不回頭。”

“圣子與蒼天白蝶已有夫妻之實,事已至此,以老奴之見,就成全了他們。”老爺子勸說著。

魂心與蒼天白蝶因果難斬,影響注定悠長。蒼天白蝶就算活著,對魂心的影響也就這么大了。但若是蒼天白蝶死了,老爺子怕魂心就此凋零,信念不在。

如今只能死馬當做活馬醫,希望魂心可以越挫越勇了。

“罷了。我族自古長存,永恒不朽,何懼不詳。”魂主道:“為師可以救她一命,也可許你娶她入魂族。但你必須活著從時空煉獄出來。”

“我為她續命半年,你若能活著出來,我救她。”魂主嚴厲說道。

魂心不知時空煉獄是什么,但從師父和老爺子臉上凝重的表情,他知道絕不是好地方。

“謝謝師父,謝謝忠伯。心兒一定活著出來。”魂心大喜,抹了一把眼淚,笑著對白小蝶說道:“等我出來,你就不會死了。”

魂主念了很長的咒語,那是魂族古老的咒語之一,擁有不可思議的魔力。而后,在十里紫竹林的上空出現了一個時空入口。

魂主施展大法力,直接將魂心神魂中那座精神囚籠拘了出來,才把魂心扔了進去,入口也隨之封閉。

“魂主,這對少主人太殘酷了。”

“當年,你以天王境界,都差點死在時空煉獄啊。”老爺子心疼魂心,擔憂他的安危。那時空煉獄是魂族古人開辟的一處試煉空間,連通著恐怖之地。

曾經,有不少絕艷的魂族子弟進入后,再也沒出來。

“這一世注定要比我那一代殘酷千百倍。他要面對的不僅是天下之敵,還有蒼天白蝶的詛咒。”

“若連時空煉獄都熬不過去,還談什么未來。”魂主道,他也心疼魂心,只是有什么辦法。若沒有蒼天白蝶之事,他可以慢慢磨礪魂心,但如今不行了。

“有些人開始不安分了。”魂主看著手中的精神囚籠,眼眸中有殺意一閃而過。

“我有種預感,將有大變,不會太遠。”老爺子說道,弄不清變化會發生在何處。

魂主不語,碾碎了手中的精神囚籠,抱著白小蝶進入了魂族的神秘之地。

老爺子拄著拐杖,顫顫巍巍的回到閉關地。

成都送子鳥不孕不育醫院治病效果好嗎
長春華山銀屑病醫院的地址
長春哪所醫院看牛皮癬專業
南寧手術治療牛皮癬
呼和浩特看白癜風到哪家醫院
分享到:
福彩东方6+1走势图 浙江6+1开奖结果体彩今天 阿里巴巴股票行情 月均值 福彩东方6加1机选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工具 极速11选5是否正规 传统型彩票 今日甘肃11选5开奖结果 四川快乐12遗漏统计 福彩p62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韩国快乐8技巧 安徽省快3开奖走势图 中国福利彩票下期预测 金牛配资网页版 江苏快三官方下载安装 上海时时乐历史开奖 广西快3开奖现场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