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兒

紫域之巔 百七十一章 貨到

2020-01-11 01:44:26來源:勵志吧0次閱讀

紫域之巔 百七十一章 貨到

王猿,在山洞里看著在眼前鳴叫幾聲的山鷹之后,臉色有些難看起來。

對于別人,是不知道它的鳴叫是代表什么意思,可對于王猿來說,這好比是在跟朋友說話。

自小就和這些山獸在一起的他,可不光光是氣力驚人,其中引以為傲的就是能明白山里野獸所傳遞的信息了。

要不,也不會可以在這里為王了,在冬寒給他送來那些不少的食物和酒之后,那些在他眼里可是需要不少的銀兩。

要知道,他以前都是用一些山貨和草藥換來的,在‘海外島’上畢竟是地面太小,那些東西要弄到別處去才能有大作用,可人家也要成本不是。

他知道冬寒這次是破費了不少,要知道那些東西在平常也許還好些。可在年節將至的時候,基本上都是翻倍的。

其實,他不知道冬寒的銀票來的那么蹊蹺容易。

可話說回來,這還是冬寒的銀票不是,所以,作為憨直的他心里還是比較記掛冬寒的,雖然,那時說自己多有不便,或者自己也沒有想要出面的想法。

可,對于他這樣的人,本就接觸的人不多,一旦他要是認同,就會把你當成真正的朋友,何況冬寒也確實沒有讓他失望。

就算冬寒在這里學了他的發力技法,可他也知道,以冬寒的武道修為早晚會悟出來的。

順水人情是有一些,可人的感覺還是要投緣,這就是所謂朋友交往的開始吧。

山鷹在早晨的時候就在清空里翱翔觀察著碼頭上的一切。知道冬寒血腥的屠盡那些來犯的武者之后,它才飛回去傳信。

具體的事情,王猿當然不知道,可大概的意思他已經明白了。雖然,不是那么的擔心,可對于武者來說,還是有些心癢的。

王猿一擺手,那只山鷹又飛了出去。

這時候在島上的人,基本上都知道了碼頭發生的事情,就連一些距離不是太遠的船只也都知道了。

可許多人不但沒有退縮反而是覺得這是一個天載難逢的機會,不為別的,只要參戰不死對自己來說都是一個不得了的榮耀。何況說不定還有很大的機會呢!

邊三在冬寒眼前出現的時候,冬寒還在凝思自己的心境變化,說實話別的都好控制,可,這種事就相對的難度大了不少。

身后的追兵不知幾何!有人出手總要反擊,而就短短一年的晨光,冬寒已經很真切的感覺自己的變化之大。

由一開始胸翻欲嘔,到現在的習以為常,甚至開始雀躍渴望,這實在是顛覆了自己的初衷。

可這一刻,又能奈何呢!

總不能伸頭等著挨刀吧?

心思在凝思之后還是,稍微沉靜一些。雖然還是心有不快,可好在自己的武道之心橫決不妄,也一直遵守著自正明心的初本心。

還記得古婆婆的那句話:‘人正路遠,心正天低。’

其實,這并不是什么難以明了的話,就是要以本心為明,不受外物所擾。

冬寒也是這樣做的,雖然一路殺戮相伴,可話又說回來,自己從沒有主動去招惹別人。也從沒有想過要如何的出盡風頭,但好似諸事都逆著而來。

還好在,每次之后冬寒能夠及時的醒悟過來,也在急迫的尋找著解決的辦法。

不過,這還真不是一時之間能夠解決的事情。

邊三,離得老遠就開始心顫,腳步也開始不穩起來,要不是剛剛那人,人畜無害的幾句要命的話,他發誓真的哪怕一個呼吸的時間都不想在這里待下去了。

可,好似很不走字,左小心右謹慎的還是得顛顛的趕回來,他心里也是感慨,要是這次三爺不死以后肯定也是個名人了!這次總算也露臉了。

〝公子這是一個前輩所托,讓小的給你捎來的東西,請公子明鑒。〞邊三牙噠噠打著響說道。

〝嗯,有勞了。沒事找個地方先躲起來吧,這事過后我會跟幾位幫主美言升你的級。〞

〝呃,謝謝公子提攜,小的告退。〞

〝嗯,辛苦了。〞

冬寒當然知道這是烏蠻川帶來的‘家伙’有了這個可說是勝過千軍萬馬,至少冬寒的略勢幾乎已經可以忽略不計了。

這東西只要一顆,就會讓所有人都望風止步。

冬寒隨手拿了一個看了看,嗯!要比自己大兩圈,火捻也短了很多,里邊還有一張細紙,一段不太方正的小篆寫著大概的抄作要求。

冬寒不得不佩服段章的能力,他不斷在很短的時間里琢磨了出來,而且還有不小的改進,現在還多了一個只要用力的投擲讓它受到足夠的碰撞也同樣可以炸開的效果。

這東西太逆天了,看來也不能輕易的使用啊!這,難免讓人起貪撤之心啊!再說這也是官家禁止的東西。

看著邊三遇鬼似的轉眼就溜得沒了蹤影,冬寒也是搖頭,看來真是把他嚇得不輕啊。

…………

…………

季老也在輝煌的大廳里震驚不已,剛剛聽了手下的匯報,他這次真的是倒吸了一大口冷氣。

那是多少人,就算再不上臺面,就這么頓把飯的晨光就給弄沒了!這還是人嗎?

他也終于開始認真的重新開始謀測自己的將要做的事情,還有自己的態度和以后將要行事方向了。

這小子只要這次沒事,那么在海域里以后在沒有多少人可以動得了他了。

當然,他也知道的考驗還沒有到來,其實這些武者說白了不過是探路的,真正的還是‘暗夜’和那些幕后的人。

說的不好聽一點,為了銀子出手的人終究是有個限定的,真正高手是沒有幾個缺少這些東西的,想要,他們有無數的方法。

所以,這一波雖是血腥了一些,可也是必然的。要是那小子就這樣就玩完了,那還會走出這么遠呢?自也不會引起‘四海商會’那樣的重視。

季老雖然還是有些擔心自己孫子的事情,可這會真還不是往前湊合的時機。好在那小子也答應了自己,雖然他所說的那兩件事情比較的籠統。但為了自家的香火,也是值得冒一次險的。

午后的暖陽在海水沖洗碼頭石路血跡的同時,也在靜靜的往后走,漸漸的海面上有了船只的影子。

很快的就有五六艘中型的大船在冬寒的神識里出現。

在悠悠的海面上,一處處的黑點在慢慢的變大,然后船的輪廓開始顯現出來。

前后有三波,而且還有兩艘在向一邊的碼頭駛去,別的船還好,就算有些厭氣,可也是不那么濃烈。

可那兩艘船上的武者就有很大的不同,那是殺手的氣息,這一點不用交手就能感覺出來,不過冬寒有些納悶,他們這是偏離航向的節奏啊!

看來這次‘暗夜’來的人也不簡單啊!

……

北京京都醫院在線咨詢
成醫附院醫生
吉林重點牛皮癬醫院
江蘇治療牛皮癬好的醫院是那個
安徽省婦科醫院地址
分享到:
福彩东方6+1走势图 幸运农场幸运3复式 江苏体彩7位数机选 棋牌游戏棋牌? 体彩四川金7乐开奖26期 上海天天彩选4走势图双色球开奖结果 湖北30选5走势图新浪 上海哈灵麻将app 679美人捕鱼 江西多乐彩11选五走势图 类似q宠皇家战棋的手游 网上兼职赚钱日结靠 固定公式规律资料大全 浙江20选5开走势图 澳洲幸运8官网首页 体彩顶呱刮一包中奖率 天天捕鱼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