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神冥屠虐 千九百八十六章 金瞳的身份(一更求收藏求訂閱)

2020-01-11 11:17:29來源:勵志吧0次閱讀

神冥屠虐 千九百八十六章 金瞳的身份(一更求收藏求訂閱)

?金瞳也沒有想到自己一個小小的舉動竟然可以給自己帶來如此巨大的收益,不得不說這些武圣此時對金瞳的印象那是好到了極點,可以說看金瞳是怎么看怎么順眼。天籟請大家看全!就這一點便足以感覺得出來金瞳做的是真的已經很好了,至少在周嘯天眼中,依然是非常不錯的了。

后地地不獨后術接月接所接

畢竟像金瞳這樣的晚輩,可以做到讓武圣都為之一振的事情,說實話真的很少,非常非常的少。可是金瞳卻做到了這一點,難道還不能夠看出金瞳的能力嗎?即便是依靠了外物,但如果沒有這些外物,不也什么都做不了嗎?有些時候,運氣其實也是實力的一部分,而金瞳卻能夠很好的詮釋了這一點,依然不錯了。

“各位武圣前輩喜歡就好,喜歡晚輩至少沒有什么遺憾。所以還請各位武圣前輩好好享用晚輩帶來的雨花露。我想這些雨花露應該足夠各位前輩飲用了。”金瞳開口說道。

“呵呵,那是當然的了。這些雨花露已經很多了,足足有十壇,而且每一壇都有五十斤的分量。我們即便是武圣,也已經足夠了,所以還是要謝謝金瞳小友啊。說實話,我還從來都沒有一次性喝這么多的雨花露,著實爽快。”一名武圣呵呵一笑,開口說道。

“可不是么,過去就算能夠喝到雨花露,卻也是非常的節省,畢竟這玩意可不是想弄就能夠弄到的。就算是我們這些武圣,其實存貨也不是特別的多。確實從來都沒有一次喝這么多的雨花露,這才叫喝酒啊,想想都是非常的高興的。”另一名武圣也是點了點頭說道。

可以說每一名武圣都表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其實也很簡單,就是感謝金瞳做的這件事。要知道可不是誰都能夠一口氣拿出這么多的雨花露出來的,畢竟這可不是個小數目,這么多的雨花露,想要一次性喝到,除非是遇到了什么天大的好事,否則的話誰也是舍不得的。

所以這一次的圣宴卻能夠一次喝十壇像這樣五十斤一壇的雨花露,簡直就跟做夢一樣。即便是像他們這樣的武圣,都有些激動的。這其實也沒有什么丟人的地方,畢竟雨花露這種的東西,還真的是非常稀缺的。

“前輩們過獎了,過獎了,我先敬諸位前輩一杯。”金瞳也不好多說什么,端起自己的酒杯說道。

說實話此時那些武圣真傳的弟子,則是一個個一臉懵逼地看著金瞳,他們說實話是真的沒有想到金瞳可以一口氣拿出這么多的雨花露。一開始他們還有些擔心金瞳會不會因為自己狂妄的話從而得罪什么人,但卻發現自己真的想的太簡單了,大錯特錯。人家不但沒有丟人,反而狠狠地打臉,告訴他們自己剛剛的想法是有多么的愚蠢。

“這,我不是在做夢吧?這,這怎么可能?金瞳兄弟一口氣能夠拿出這么多的雨花露?這也太夸張了吧?我一定是在做夢,一定。”王乾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地說道。

一旁的趙然也是震驚地伸手一巴掌拍在了王乾的大腿上,頓時王乾輕微地叫了一下,怒道:“你,你這是干嘛?不知道很疼嗎?居然還用上了元力,你想要殺人啊!”

“我,我只是檢測一下這是不是在做夢,看你的樣子,很顯然這根本就不是在做夢。也就是說我們看到的是真的,人家金瞳確實是拿出了這么多的雨花露貢獻給武圣前輩們。這樣的手筆,真不可謂不大啊!”趙然開口說道。

“你,哼,先不說這個。說實話剛剛我還一直以為是假的,卻沒有想到這竟然是真的。也就是說金瞳確實是拿出了將近五百壇的雨花露。而且你們看到沒有,這可不是普通的雨花露,還是五十斤一壇這樣巨大分量的雨花露。跟我們眼前的這十斤一壇的不能比,額,這話可不能亂說。罪過,罪過。”王乾冷哼一聲,但說到后面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有些失言了,連忙道歉。

廢話,人家帝尊還在這里,你就敢說這樣的話,豈不是赤的打臉?意思就是你帝尊拿出來的雨花露,卻不如金瞳拿出來的雨花露,而且差距還是如此的巨大。這種丟人的事情,說實話說出來還真的是非常的不妥。不過很顯然帝尊并沒有太過在意這種事情,雖然周圍一切的動靜他都能夠聽到,但卻并沒有因為這個而出現任何的不悅之色。

畢竟像他這樣的人物,可不會因為這種小事而對一個后輩出現什么不滿的意思。而此時楊瑜也是深深地看了一眼金瞳,她發現自己是真的越來越看不懂金瞳了,不說別的,金瞳那變態一般的實力就已經震懾了他們。擁有如此天賦,如此戰斗能力的人物,就已經讓他們非常的詫異了

后科科科獨敵學戰孤主孤封

但現在她卻發現根本就沒有這么簡單,金瞳可遠遠不只是自己實力強悍而已,就是他那非常難以捉摸的身份,也成了眾人眼中的迷。畢竟他們也不傻,自然是很清楚只是周嘯天這樣的武圣是不可能拿出這么多的雨花露的,像他這樣的散修,是根本不可能擁有這樣的能力。那么也就是說,金瞳所拿出來的雨花露,全部都是他自己的。

可是一個區區年紀輕輕的后輩,卻能夠拿出這么多的雨花露嗎?這很明顯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說,金瞳的身份和背景,是不同凡響,至少根本就不是他們猜測的范圍之內。所以楊瑜對金瞳也是充滿了好奇和興趣,很想要去詢問一下金瞳,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不過她也知道現在根本就不是問這些東西的時候,她也不傻,起碼也要等這一次的圣宴結束之后,她再找機會問一問,看看金瞳會不會回答自己的問題。畢竟她可不能夠確定金瞳就會回答自己。畢竟自己對人家來說,其實也只不過是一個外人罷了。找本站搜索"CM"或輸入址:

北京前海股骨頭醫院在線預約
上海徐浦醫院在線預約
吉林治療不孕不育費用
江西癲癇病是怎么來的
邯鄲好點的癲癇病醫院
分享到:
福彩东方6+1走势图 福建36选7预测 欧洲秒速赛车开奖查询 广西风采快乐双彩走势 填坑游戏有没有挂 好运彩官网天 快乐棋牌游戏 四平麻将吉祥棋牌? 精选二尾中特123期 广东11选5玩法技巧 秒速赛车走势图 广东好彩1在什么地方买到 qq分分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欢乐捕鱼大战破解版 安徽快3开奖结果前天 大嘴棋牌官网下载安 手机李逵打捕鱼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