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異世狂神 第177章 震驚

2020-01-11 02:54:43來源:勵志吧0次閱讀

異世狂神 第177章 震驚

待得杜克夫人離開,這里的冒險者們面面相覷,一轟而散。

其實很多人不明白,這杜克夫人,對,在星辰角現在大家都叫她黑寡婦,杜克夫人有不少,但黑寡婦卻只有一個,他們不明白她以前是不受杜克家族待見的,甚至在她生下孩子后,因為説她克死了杜家老三,將她們母女倆發配到了遠離星辰角的一個地方。

現在突然把她接回來之后,這傳説中逆來順受的女人性格大變,變得強勢無比,而且鬧出了不少轟動的事,比如她的風騷****,比如她的狠辣無情。

回來的這段時間,死在她手里的杜克家族中人已經不下十個了。

但奇怪的是,杜克家族一向強硬的老爺子竟然屁都沒放一個,實在是太不正常了。

黑寡婦上了一輛奢華的馬車,馬車里,正打著盹的絲絲睜開了眼睛,伸了一個懶腰坐了起來。

“娘,你在生氣嗎?”絲絲問。

“有diǎn。”黑寡婦道。

“但娘不是這樣的人啊,之前那個賤人那樣辱罵你你都不動聲色來著。”絲絲歪著腦袋説道。

黑寡婦默然,是啊,她為什么要生氣呢,這些人的話當他們放屁就好了。

“我知道了,是娘怕傳到楚南的耳朵里,怕他會誤會吧。”絲絲一拍掌道。

“你覺得是這樣嗎?”黑寡婦問。

“嗯。”絲絲用力diǎn頭。

“那就是吧。”黑寡婦嘆了一口氣diǎn了diǎn頭。

絲絲嘻嘻笑著,掀開了馬車的一角,突然間,她的目光被旁邊一家酒樓上面靠窗坐著的一個蒙面女子所吸引,因為在她的對面,是一只很眼熟的銀毛老鼠。

似乎是感覺到她在看它,那只銀毛老鼠扭頭望了過來,鼠目光芒冰冷,完全顛覆了鼠目寸光的説法。

絲絲身體一顫,急忙放下了簾子。

“怎么了?”黑寡婦問道。

“沒什么。”絲絲急忙搖頭。

“怎么了?”卻是酒樓里的陸憐香正在問小灰。

小灰搖頭,抱著一個酒杯將里面的酒水一飲而盡。

陸憐香沒再問,而是豎起耳朵聽旁邊的冒險者説著楚門的事情,之前她一直在荒野逃生,現在是次聽到關于楚南的事情。

“這楚門門主楚南,其心不可揣測啊,我在無界之城呆過,從來沒有哪一個城市有那樣的吸引力,如果不是我家婆娘是杜克家族的人,我也要搬到無界之城去了。”

“的確,當真是翻云覆雨的手段,這么短的時間,看看楚門名氣,看看楚門的口碑,不説他一級玄將之境擊殺七級玄將的實力,也不説他四級玄丹師與四級玄陣師的身份,只看這手段,那也是一代梟雄。”

“魔鬼城這樣下去,估計也dǐng不住楚門的擴張,星辰角都吞不下的魔鬼城,估計會被楚門翻手吞掉。”

“這可不一定,魔鬼城之所以一直獨立,是因為他一城有三大王級強者,楚門背后只有一個,它能在周圍肆意擴張,但別想吞下魔鬼城。”

“兄臺,不要以常理來看楚南和他的楚門,他本就不是一個正常人,他就是一個變態。”

“呵呵,我也這么認為,楚南手底下三大天王,剝皮鬼王,吸血女王還有半面屠夫,哪一個不是能夜止兒啼的人物。”

陸憐香就這么聽著,在星辰角,到處能聽到有人談論楚門及無界之城,她真的很震驚,楚南竟然能在迷霧荒原短短時間內成就這么大的勢力,手下有了一幫為他效命的人,他的勢力讓無數冒險者為之向往。反觀她自己,同樣是一直被追殺,她卻連性命都難保,更別説如魚得水了。

小灰可沒管陸憐香在想些什么,它又飲盡了一杯酒,前爪撫額,悶悶不樂。

迷霧迷荒可不比青鸞城,這里能被稱之為美酒的酒太少了。

而同樣在這座酒樓,一個角落的桌子里,有一個身披斗篷的男子也正在豎耳聽著這些冒險者的討論,他端酒的手青筋暴露,透露著他的心情十分郁結。

“楚南,你還真是走了狗屎運。”這男子心中狠狠道,如果掀開他的斗篷,就會發現,這也是楚南的熟人,青鸞學院的天才蘇皓,他自然是為了追殺陸憐香而來。

“等我殺了陸憐香這賤人,然后回去把這消息透露給星殿,想必謝騰空會很感興趣的,只是謝靈煙……靈煙……”蘇皓想起謝靈煙就更加揪心了,聽説她離家出走也來迷霧荒原找楚南了,不知道找到了沒有。

陸憐香從酒樓里下來,朝白巖城外走去,去無界之城找楚南,雖然有diǎn灰溜溜的,但在這迷霧荒原,她不找他還能找誰?

“嗷……”小灰趴在陸憐香的肩上,在她耳邊示警的叫了一聲。

有人跟蹤……

陸憐香聽懂了小灰的意思,左英弘那個死基佬看樣子非要置她于死地不可,陸真這兔子倒是好手段。

不過陸憐香心中卻是知道,陸真在這起事件里扇風diǎn火,但起決定作用的還是因為左英弘的貪婪,利益才是終目的,情感只是調節身心的工具罷了,這些人是不會受情感左右的。

陸憐香突然轉身折返,目光掃過一個腳步微微頓了頓的斗篷人,不動聲色的與之擦肩而過,然后折入了另一條道。

蘇皓冷笑一聲,從另一道抄了過去,他對陸憐香的方位似乎了如指掌。

陸憐香走著走著,卻發現前面出現了一座大宅院,上書杜克府邸。

就在陸憐香欲轉道時,在大門口的dǐng上卻是出現了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女,正朝她揮手,而這時,杜克府的大門也打了開來。

小灰看了一眼這少女,小小的眼睛里有一絲疑惑,隨即又變得清明,它沖陸憐香叫了一聲,陸憐香便抬步走進了杜克家族的府邸之中。

另一個轉角,蘇皓皺了皺眉頭,看著陸憐香走進去,而大門再度關上。

“這個賤人也是剛來星辰角,她是什么時候與杜克家族扯上關系的?”蘇皓心道,感覺有些脫離控制,他初來乍到,再自傲也不敢瞎搞,看來,他只能等了,就不信陸憐香縮在里面一輩子。

貴陽癲癇醫院靠譜嗎
南京骨科醫院預約專家
北京治療不孕不育方法
蘭州治療宮頸炎費用
貴陽公立牛皮癬醫院
分享到:
福彩东方6+1走势图 黑龙江6 1开奖时间 山东体彩11选5技巧 11选5定一胆绝妙技巧 广西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宝博棋牌最新版下载 36选7*结果 今晚最准四不像图_相关词汇 捕鱼无限钻石版不要网络 福建快3开奖 微乐麻将下载手机版 818棋牌财神捕鱼 浙江体彩6十1预测今天 重庆宣和麻将机批发 波克填大坑手机游戏 mt金蟾捕鱼技巧 每期精准一尾中特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