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掌御萬界 第四百一十五章——林風父子

2020-01-11 03:59:28來源:勵志吧0次閱讀

掌御萬界 第四百一十五章——林風父子

眼看著自己身體不斷地腐化,而自己卻毫無知覺,林大少這才感覺到恐懼。瞬間嚇得臉色慘白,豆粒大的汗珠不斷地滴落下來。

林大少不斷地哀嚎慘叫著,“爹,快來救我!”

其實祁繼這毒下的恰到好處,不會讓林大少感到絲毫感覺,只會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身體不斷地腐爛。而林大少不住地哀嚎,自然也不是因為疼痛,而是因為恐懼。

在圍觀的人群之中,有些機靈之人,這時便已經悄然離開,去給那流蝶派的掌門林風報信去了。

祁繼冰冷地看著林大少,說道:“小子,你叫你爹來也沒用,這毒除了我無人能解,你就好好在這等死吧。”

就在祁繼說完這句話時,一聲怒吼從陰風谷中傳出,“誰敢傷我兒子!”

話音未落,說話之人便已經趕來。只見來人一身金絲長袍,金秀華貴。留著一撮山羊胡子,看上去到與林大少有幾分相似。

這人趕到谷口,便看見林大少倒在地上,想逃死狗似的慘叫哀嚎。他當即將林大少摟在懷中,驚恐地說道:“鴻兒,你這是……怎么會這樣?”

原本還在惶恐不安的林大少,現在看見了他親爹林風,就好像看見救星了一般。他更是大聲地哭嚎道:“爹,快救我,我要死了。爹,你快點救我。”

林風看了看林大少的傷勢,臉色也是無比難堪,立馬給林大少服下了一枚丹藥。隨后,大聲呼喝道:“誰那個混賬王八蛋傷了我的鴻兒?”

林風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祁繼。祁繼也毫不畏懼,直接踏前一步,說道:“就是本少爺!”

林風聞言,二話不說,直接便是朝著祁繼拍出一掌。這一掌之中,夾雜著真力幻化的蜂針,十分之歹毒。

若是普通虹橋修士挨上這一掌,恐怕直接被打斷經脈,廢去丹田,毀了一身的修行。不過祁繼可不是一般人,神魔之力運轉體內,真力蜂針打來,雖然穿透了祁繼的身軀。不過祁繼神魔之力運轉之下,卻將被損壞的身軀,頃刻間修補回來。

同時,也朝著林風拍去一掌。這一掌祁繼同樣夾帶著毒靈珠的毒氣,而且要比給林大少的毒,毒性強上數倍。

林風冷哼一聲,“小畜生,果然有些手段。”

說話間,林風手掌連拍,打出一片掌印虛影。這掌法詭異十分,每一掌都幻化出粉紅色的掌印,在與祁繼的掌力撞擊之后,竟然化成了無數只翩翩飛舞的蝴蝶,再次朝著祁繼殺來。

祁繼也沒見過如此掌法,當下便愣了一下。火云當即從祁繼身后走出,抬手一甩,頓時祭出了一片火紅的云霞。

這火紅云霞熱力十足,陣陣熱浪襲來,頓時將林風掌力所化的粉色蝴蝶,化為灰燼。

祁繼這時也緩過神來,催動地心石焱,朝著林風拍出一掌。掌力熾熱雄渾,排山倒海,好似一片火海襲來。

這時,林風的臉色不禁大變,悶哼一聲,鼻孔之中頓時噴出一道鮮紅的氣流。氣流飛出來后,瞬間化作一只一丈多款的血紅蝴蝶。血紅蝴蝶雙翅連揮,頓時掀起一陣腥風,竟然擋住了火勢。

這一切不過都是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在場眾人也是看的眼花繚亂,沒想到這少年男女竟然也都是高手,居然與林風僵持了這么久的時間。雖然祁繼與火云手段跌出,一招一式都是威力不凡。眾人雖然驚嘆兩人修為,但卻依舊不看好他們。畢竟林風是長鳴山有名的金丹強者,此刻雖然與兩人僵持不下,卻是因為他多半的心思,都在他的寶貝兒子身上。

就在眾人眾人紛紛感嘆,這一對資質的少年天才,就要就此隕落時,林風卻突然停了手,激動地看著林飛鴻,大喊道:“鴻兒,你怎么了?”

只見林飛鴻傷口處的潰爛雖然制住了片刻,可現在卻又開始快速地潰爛起來,而林飛鴻也變得眼神渙散,一身真力散亂,出氣多進氣少,眼看就要不行了。

林風眼看著林飛鴻就要身死,頓時便慌了神。他猛地看向祁繼,大聲說道:“小賊,你快把解藥給我,我饒你不死!”

祁繼冷笑,“老賊,想要我給你解藥,做夢吧。你們父子都不是什么好東西,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我弄死你兒子,就當是為民除害了。”

林風頓時目疵欲裂,眼看著親子便要活活腐敗成一灘爛肉,他心急如焚,語氣變得不再強橫,而是懇求道:“你……你只要能就會我兒子,我什么條件都答應。”

祁繼翻了個白眼,冷冷地說道:“我要你死,你肯定答應嗎?”

林風頓時被揶揄得啞口無言,而他懷中的林飛鴻則是真力潰散,一身修為盡散。林飛鴻口中不斷地咳出腥臭烏黑的血液,用盡的力氣,聲嘶力竭地說道:“爹,給我報仇,殺了他們……”

話音未落,便徹底斷絕生機,在林風懷中逐漸潰爛成了一灘腐肉。

林風仰天長嘯,金丹強者氣勢爆發出來,頓時氣機縱橫,“小畜生,殺我獨子,我要你們生不如死,永不超生。”

話一說完,林風雙手連動,化出數之不盡的真力蝴蝶。蝴蝶飛舞,滿天花雨,如落英繽紛,一片美景,卻殺機無限。

祁繼神色一凌,閃身便退,可是周圍的空間竟然一陣顫抖,好似深陷泥潭一般,舉步維艱。

祁繼頓時臉色一沉,他知道這是金丹修士的手段禁錮空間。這可不是雷鳴那等草包修士,仗著天才地寶僥幸成為金丹的修士能做到的。祁繼能斬殺雷鳴,卻沒有本事面對林風這種憑借自己修煉成為的金丹修士。

祁繼雖然修煉出了空間虹橋,但卻只是做到了領悟的程度,對于空間規則的利用,在金丹修士面前簡直是不堪一提,能在禁錮的空間之中掙扎,已經是盡了他的努力。

旁邊的火云更是不堪,干脆就是不能移動身形,臉上滿是驚恐之色。

眼看著漫天蝴蝶襲來,祁繼與火云臉色都是大變,周圍修士也仿佛看到了兩人的結局。

可就在這時,還在掙扎的祁繼,突然感覺自己能動了。火云也是覺得身形一輕,頓時飛出數丈遠,離開了林風封鎖的空間。

林風當即怒吼道:“何人攔我?”

就在這時,靈符子與一群修士趕來,各個都是臉色惶恐。靈符子當即來到兩人中間,擋住了林風,同時朝著祁繼說道:“祁公子,火姑娘,貧道來遲了。”

祁繼冷笑,“靈符子,你來得正好,剛好讓我見識到了,你所謂的朋友,是如何待客的。”

靈符子聞言臉色陰沉,看向林風,狠狠地說道:“林風,你可知道這祁公子與火姑娘便是逍遙福地的人。”

靈符子此言一出,在場眾人無不色變,林風頓時臉如死灰,暗嘆一聲,“完了,一切都完了。”

張家口口腔醫院
成都市第二人民醫院
癲癇病好治不
汕頭哪家醫院可以治愈牛皮癬
聊城癲癇病醫院有幾家
分享到:
福彩东方6+1走势图 体彩浙江6十1开奖查询19105 13295期排列5开奖结果 一分赛车怎么选号最稳 今晚双色球开奖号查询 益配资 后三 北京快三 快3官方app客户网站 湖北快三统计图表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300期 股票融资方法有哪些 金勺子配资 河北十一选五官方下载 黑龙江福彩22选五走势 内蒙古11选五开奖遗漏 辽宁体彩十一选五前三组 买股票买什么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