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絕品神醫 第315章 沒有朋友的人

2020-01-11 03:14:01來源:勵志吧0次閱讀

絕品神醫 第315章 沒有朋友的人

“氣死我了,他怎么能這樣呢?”離開了會所,漆雕秀影還是氣呼呼的。她翹著小嘴,雪嫩的臉頰因為生氣而微紅,眉宇間帶著一點兒惱意,那模樣兒俏生生的。

凌霄忽然覺得她生氣的時候還真是很好看,他笑著說道:“秀影姐,有人這么處心積慮地喜歡你,想娶你,你應該感到高興啊,生什么氣呢?”

“都是你!”漆雕秀影說。

凌霄頓時愣在了當場,“都是我?我做了什么了啊?”

“你什么都沒做!”

凌霄,“……”

“我不理你了!”漆雕秀影氣沖沖地往前走。

凌霄苦笑了一下,硬著頭皮追了上去。

“先生,買花吧,女朋友生氣的時候送花了,一準能哄她開心。”一個大嬸忽然從旁殺到,她提著一大籃子玫瑰花,笑容可掬的樣子。

賣花雖然是小生意,但小生意也要講個商機,這個大嬸顯然是很會把握商機的人。

凌霄雖然不知道漆雕秀影為什么會生他的氣,但聽了大嬸的話他覺得還是有些道理的,他跟著就掏出錢包,一邊掏錢,一邊問道:“大嬸,花怎么賣呢?”

“十塊錢一支。”大嬸說。

凌霄被嚇了一跳,“這么貴?”

“這花好啊,新鮮,越貴才越有誠意。”

凌霄,“……”

“快買吧,再不買,你女朋友就走遠了。”大嬸催促道,她其實比凌霄還著急。

凌霄看了漆雕秀影一眼,她果然都走到十多米遠的地方了。他慌忙掏出幾張一百面額的鈔票,“別數了,連籃子一起給我。”說完,也不等賣花的大嬸同意,他把錢塞到她的手里,抓著她的花籃就追了上去。

大嬸拿著幾張鈔票樂得眉開眼笑,看著凌霄走遠才冒出一句話來,“人傻,錢多,那姑娘還挑剔什么呢?”

狐玉峰從她身邊走過,卻又停了下來,沒有再追上去了。

大嬸看了狐玉峰一眼,眼神怪怪的。

“看什么呢?”狐玉峰的眼神冷冷的。

大嬸轉身就走了,不過嘴里嘀嘀咕咕,不知道說了什么。

凌霄終于追上的漆雕秀影了。

漆雕秀影還是不理他,悶著頭往前走。

凌霄閃身擋在了她的前面,將一籃子玫瑰捧了起來,笑道:“秀影姐,你就不要生氣了嘛,我承認我說錯話了還不行嗎?你看,我都買花給你賠罪了,你就原諒我吧。”

漆雕秀影看了看凌霄,又看了看他手中的一籃子玫瑰花,終于沒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你真笨,哪有送女孩子花是你這樣送的?別人還以為你是賣花的呢。”

凌霄笑道:“不會吧,我這個樣子像一個賣花的嗎?”

他的話音剛落,一對路過的青年情侶就停了下來。男青年走了過來,很直白地道:“喂,賣花的,花怎么賣?”

凌霄都想去撞電線桿子了。

“問你話呢?多少錢一支?”男青年有些不耐煩了。

凌霄兇巴巴地道:“一千一支,你買不買啊?”

“神經病。”男青年走了。

“他肯定是想錢想瘋了。”女青年也嘟囔了一句。

凌霄卻沒有跟這對青年吵架的興趣,他還在尋找合適的電線桿子。

“哈哈哈……我說得對吧,凌,你這花怎么賣呢?”漆雕秀影也來調侃人了。

“你要不要?你不要,我隨便找個人送了。”凌霄假裝生氣地道。

“要,怎么不要?”漆雕秀影一把就將凌霄手里的花籃子搶了過去。

能哄她開心,凌霄的目的也就達到了,被人罵神經病也好,想錢想瘋了也好,他都覺得是值得的。他說道:“我們是坐車回去,還是走路回去?”

“陪我走走吧,走累了就坐車。”漆雕秀影說,她忽然將手伸來挽住了凌霄的胳膊。

一個女人挽住男人的手在街上行走,在別人的眼里那是情侶。漆雕秀影的這個親昵的舉動似乎已經解釋了她為什么會拒絕傅偉業的求婚的原因,也解釋了她為什么會生凌霄的氣的原因。那個時候,當傅偉業跪在她的面前的時候,她是多么希望凌霄沖上來,一把拉住她的手帶走她啊……就像是韓國電視劇里面演的那樣!

兩人手挽著手在人行道上慢慢地走著,男的豐神俊朗,女的溫婉可人,又都有著不俗的氣質,自然吸引了不少艷羨的目光。

“秀影姐,你知道一個叫狐玉峰的人嗎?”走著,凌霄忽然想起了這個人物來。

“我知道,嗯,還見過幾次面呢。”漆雕秀影看了凌霄一眼,“你問他干什么呢?”

凌霄說道:“剛才在會所的時候你可能沒有留意到他就坐在我對面吧,他應該是背對著你的。他找我,讓我幫他的一個朋友看病,但他卻沒告訴我他朋友得的是什么病。”頓了一下,他又說道:“嗯,他是一個很奇怪的人。”

“他的外號叫妖人,能不奇怪嗎?”漆雕秀影說道:“這個狐玉峰其實是一個很有故事的人。他爺爺是老革命軍,當年的開國元勛。他爺爺死了,他父親也戰死在了自衛反擊戰中,他家現在就他一根獨苗了,與他母親相依為命。不過你可不要小看他啊,他爺爺和父親雖然不在世上了,但當年的那些老部下卻還記著他們家的恩情,再加上他母親有擅長籠絡人心,久而久之就成了一個派別了。所以他的能量大得驚人,就連傅偉業和司徒有義都不敢招惹他。”

凌霄恍然大悟,難怪狐玉峰剛進會所的時候敢那樣調侃傅偉業,一點面子都不給,但傅偉業卻很沒脾氣的樣子,原來是這個原因。

“不過,據我所知……”漆雕秀影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又說道:“因為性格的原因,狐玉峰幾乎沒有一個朋友,他又怎么會請你給他的朋友看病呢?”

“我也不知道,反正他是這么說的。”凌霄說。

“你小心一點,他們這個圈子里的人斗來斗去,眼里也只有權利與利益,你可不要被利用了。”漆雕秀影叮囑道。

凌霄笑了,“我知道了,秀影姐。”

兩人就這樣說說笑笑走著。這是凌霄次被一個女人挽著在大街上走路,他的動作顯得有些僵硬,他的胳膊肘有時候稍不注意就會觸碰到漆雕秀影的前面,于是各種緊張,各種暗爽,感覺美妙得很。

這種情況出現的時候,漆雕秀影還有點兒羞惱,可慢慢的也不在意了。比起在船峽島上的那一個月,眼前這點小小的豆腐又算得了什么呢。

“哎喲,我走累了,腳后跟疼死了。”走著走著漆雕秀影就叫累了,秀眉微蹙,很難受的樣子。

“我去叫輛車吧。”凌霄說。

“哎喲……”漆雕秀影忽然驚呼了一聲,“你叫什么車啊,我們不是開著車來的嗎?”

凌霄無語地看著她,她這么高智商的女人卻有著這么迷糊的一面,這真的是不科學啊。

“你這樣看著我干什么啊?你不也忘記了嗎?”漆雕秀影不滿地道。

“我是來追你的好不好?”

“那你追到了。”漆雕秀影笑著說。說了這句話,她的臉頰莫名其妙地紅了一下。

凌霄的心里也微微地蕩漾了一下,心里暗暗地踩道:“她這句話是什么意思呢?”

簡簡單單一句對話,卻蘊藏著巨大的內容量。

“我倒回去把車開出來。”凌霄說。

“算了,我讓警衛去開,我們找個地方坐坐吧,你給我揉揉腳。”漆雕秀影說。

凌霄,“……”

兩人在一個綠化帶里找到了一個可以坐下來休息的椅子。漆雕秀影一點也不客氣,褪下高跟鞋,一雙腳利索地抬放到了凌霄的腿上,舒舒服服地擱著。

凌霄埋著頭給她按摩小腿和腳踝。白皙的肌膚,黑色的絲襪,凝聚成了一種很特別的魅惑。他的雙手能感覺到她的嬌嫩肌膚,也能感覺到絲襪的順滑,還有沁人心脾的迷人芳香,簡直就是指尖上的美味。

就在凌醫生賣力地伺候著漆雕家的大小姐的時候,對面來了一對年輕的戀人。剛開始還正正經經地坐著休息,沒過幾分鐘就摟在了一起接起吻來。

“他們真是的,當我們是空氣嗎?”漆雕秀影臉紅紅地說。

凌霄也感到很尷尬,卻說道:“這沒什么吧,年輕人,誰沒個情不自禁的時候啊?”

“那你有沒有情不自禁的時候呢?”漆雕秀影直盯盯地看著凌霄。

凌霄頓時愣住了,他沒有想到漆雕秀影會在這個時候問他這種問題。他其實是有一些反應的,只是漆雕秀影沒有看出來而已。不過他可不敢說出來,也不想被漆雕秀影發現,因為那種反應可比情不自禁什么的要強烈得多。

四目對視,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在兩人之間萌生,蔓延,就像是藤蔓一樣彼此糾纏著,越來越緊密。

就在這種朦朧的氛圍下,兩人的臉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兩人的嘴眼見就要觸碰在一起了……

一串悅耳的輕音樂忽然響起,那是漆雕秀影的鈴聲。

凌霄慌忙將頭縮了回去,假裝正經地看著身前方的情侶。

漆雕秀影郁悶地將拿了出來,看是誰打來的。

“肯定是傅偉業打來道歉,然后又用甜言蜜語來哄她開心……”凌霄心里暗暗地想著。

漆雕秀影滑開了接聽鍵,“爺爺,你怎么這個時候打來啊?有什么事嗎?”

凌霄尷尬地癟了一下嘴,他這么厲害的人居然也有猜錯的時候!

“什么這個時候?你在干什么呢?”

“我……在看書!”

“你馬上到基地來!”

漆雕秀影的螓首頓時耷拉了下去,很沒勁的樣子。

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上海中大腫瘤醫院曹普生
昌邑市婦幼保健院
重慶治癲癇病的專家
遼寧白癜風醫院在哪里
惠州公立牛皮癬醫院
分享到:
福彩东方6+1走势图 排列五开奖号码结果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江西 湖南快乐十分之总动物总动员 精准马资料 江西多乐彩11选5开奖结果 b股上证指数代码 证券公司佣金排名 牛彩网福彩3d图谜九 甘肃11选5推荐号网站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今 股票投资论坛 青海快三0115017开奖结果 云南十一选五最大遗 幸运飞艇官方开奖官网 今年股票指数 线上欢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