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烽皇 百零九節 難題

2020-01-11 00:42:57來源:勵志吧0次閱讀

烽皇 百零九節 難題

“呵呵,相方兄,你我之間還用得著相互欺瞞么?令尊去大梁時間不短吧?不過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現在大梁不太景氣,河東沙陀人可是把大梁壓得喘不過氣來啊,我們大野義軍怎么能把命運系于大梁身上?”阮仲和的話語充滿了自信和堅定,“唯有彭城郡公才是我們大野義軍效忠的對象,不是么?”

阮仲和的話將晁相方堵得無話可說,此時他也不敢堅決駁斥對方,因為他清楚自己老爹的初衷就是要投效淮右,只不過想要熬一熬價,卻未曾弄假成真了。

這阮氏兄弟果然夠果斷,如此快就倒向了淮右,而淮右的來勢也如此兇猛,根本沒有給己方半點余地。

“轟!”從東面傳來一陣巨響,應該是堡墻被推倒了,緊接著又是一陣雜亂吶喊喧嘩聲,就在晁相方和阮仲仍然力拼不已的時候,一道身影已經從黑暗中竄了過來,“二哥,淮右軍攻進來了,我們擋不住了!”

“撤!”晁相方虛晃了一刺,一揮手,示意自己幼弟接下自己的對手,然后立即下達命令,讓各部有序撤退。

實際上在阮氏和淮右聯軍攻打堡寨時,晁相方就已經有預感這梁山是守不住了。

阮家和淮右搭上了手,而這梁山的地利優勢就蕩然無存了,雖然談不上里應外合,但是阮家的堡寨與晁家堡寨毗鄰,而阮家眾人對地勢地形更是了如指掌,強弱虛實根本瞞不了人,自然無往而不利。

所以在仍然保持堅守姿態的同時,晁相方也做了撤退的準備。

黑夜中,或許阮氏軍隊還有地利,但對淮右軍來說,他們肯定不敢隨意追擊,能夠拿下梁山已經是他們的心愿了。

黑暗里雙方仍然在纏戰不休,但是有所準備的晁家軍隊仍然有條不紊的沿著堡墻撤退,而在晁家兄弟的組織之下,還不是發動反擊,遏制阮氏軍隊和淮右軍的追擊,這場戰事也逐漸歸于收尾。

讓秦漢大為遺憾的是對鄆城的襲擊失手了。

晁家軍隊的反應比想象的更快,當淮右軍趕到鄆城城下時,鄆城城墻上下一片燈火通明,大批軍隊正在水門入城,很顯然是從湖中增援過來的。

見到此番情形,李桐很果斷的終止了夜襲,這種情況下敵人已經有所準備,再要強攻,自己這一個軍還不夠看。

本來想要利用梁山被克的消息帶來的混亂趁亂進攻,但敵人似乎已經知曉了梁山被攻克的消息,甚至提前做了應對,這也讓李桐頗為驚訝晁家軍隊的反應迅捷。

*************************************

“干得漂亮!”江烽非常滿意的點點頭,將手中的信函抖了抖,“秦漢果斷,李桐也理智,這種情況下再打鄆城就得不償失了,要拿下鄆城不需要在多折損人馬了。”

“哦?君上以為晁家會什么時候來歸降?”梅況含笑問道:“阮氏的力量也不弱,阮氏三兄弟在巨野澤中亦屬龍虎之姿,晁家五虎亦是不俗,晁達圣更是老辣成精的人物,若是能將這幫人收入麾下,北方水道盡入郡公掌中矣!”

“子鈺這么看好巨野水匪?”江烽含笑問道。

“郡公,北方水道要津無外乎就是兩線,一線是大河上,一線就是溝通中原與江淮的運河漕渠。”梅況是水上出身,自然對整個中原江淮的水道形勢十分了解,“大河上由于河北多年衰敗不堪,河東與大梁又軍事對峙,實際上這條本來繁盛一時的水上通道已經有些沒落了,那么就只剩下運河漕渠。”

“運河漕渠對于我們來說似乎意義不大啊。”楊堪目光有些飄忽,玩味的道:“除非我們能打下永城,控制宋州。”

運河從泗州州治臨淮向西北蜿蜒過虹縣、通橋而入亳州的永城,進入宋州,無論是占領了徐泗二州的淮右(武寧),還是控制了亳州的袁家,都沒有對這條運河做任何限制。

蓋因這是江淮通往中原的主要通道,只要不想與大梁徹底撕破臉,沒有誰會去做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情。

就算是當年與大梁交惡的淮北,也只能斷斷續續的截斷漕運,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是不敢將大梁的怒火全數吸引到自己身上來。

“呵呵,七郎可是還對亳州念念不忘?”王邈也笑了起來,打趣道:“郡公已有規劃,亳州短期內可不會在我們的視野中,嗯,或者七郎是覺得宋州該易主了?”

楊堪當然明白王邈調侃話語背后的意思是什么,搖了搖頭,有些郁悶的道:“沒想到某才走幾年,大梁竟然墮落至斯,沙陀人連連在北方得手,河北之地十不存一,連陜州都丟了。”

從北面傳來的情報,大梁在與河東的交戰中極為不順,懷州全線崩潰,天武軍喪師失地,退回河陰,河東鐵騎越過了王屋山,河南府的王屋、濟源、河清、河陽四縣全丟,河東鐵騎已經在大河以北自由自在的縱橫馳騁了,以往河東鐵騎也曾經有過如此情形,但是后來都退回了山北,但是這一次,形勢已經不比以往,沙陀人不再以中條山——王屋山——太行山為界限,而是改為了以大河為界,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征兆。

一旦河東在這上邊的優勢形成,只要跨過了大河,整個大梁便是一馬平川,再無能阻擋河東鐵騎的阻隔,唯有用士兵的身體去抗衡了。

問題是在陜州,河東鐵騎突破了茅津,將整個陜州和虢州連成了一片,牢牢的控制在了手中。

這意味著,河東鐵騎可以不用再在西面的河清(孟津)一線渡河,而可以自西直接猛撲下來,這如同高懸了一柄利劍,隨時可以砍下來,讓整個大梁都不得不心驚膽戰。

為此大梁不得不在澠池一線集結重兵防守,雖然暫時阻遏住了河東鐵騎的東下,但是這種戰略上的巨大劣勢已經讓大梁有些喘不過氣來了。

這也是為什么大梁頻頻從南邊和東面抽調兵力,甚至連尚云溪部也被強行抽到了河陰一線,防止河東鐵騎突破大河天險。

可以說現在的大梁根本就顧不上朱茂搶占濟州了,對于他們來說,守住西面的河南府,同時還要防止河東鐵騎從鄭州、滑州一線突破大河天險,徹底遏制住河東鐵騎越來越猛的攻勢,熬過今年,這才是當務之急。

不過這并不能解決大梁面臨的難題,現在大梁已有跡象要將目標轉面的河朔三鎮,尤其是大梁的盟軍——魏博軍。

一旦河東取得對魏博軍的勝勢,那么一樣可以從魏州一線突破,那對于本來就捉襟見肘的大梁來說就更危險了。

“大梁的外強中干之勢可不是七郎走這兩年才形成的,其實起碼都應該有十年以上了,只不過之前遮掩裱糊得好,大家都沒有在意,光看到了光鮮的一面,但是一仗接一仗的打下來,光靠涂抹裱糊就已經遮掩不住了,終還是要原形畢露。”王邈搖頭,“大梁現在就像是之前的淮北,也許一戳即破,只不過河東沙陀人暫時還沒有找到大梁虛弱的所在,一旦找到,只怕就會被打成篩子一般千瘡百孔了。”

王邈的話很不客氣,但卻是事實,讓楊堪郁悶之余卻又無法反駁。

甚至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大梁的敗落才是像淮右這樣的新興藩閥的機會,否則大梁怎么會容忍淮右這般猖狂的在淮北兗鄆蠶食鯨吞?

“現在還真不是大梁敗落的好時候。”崔尚接上話,“我們應當希望大梁能夠堅持住,能堅持三五年,大梁應該讓河朔三鎮動起來,減輕自己的壓力,另外吐谷渾人那邊,黨項人那邊,大梁都應該可以發揮影響力才對,不能讓沙陀人這么順順利利的在中原耀武揚威。”

“沙陀人的使者已經過了大河,進入了濟州,估計幾日后就要到徐州了,估摸著南陽和蔡州都應該和我們一樣,收到了河東的傳書了。”江烽若有所思的撫摸著額際,“你們說我是不是該躲到廬州去?”

從淮右的角度來說,當然不愿意見到沙陀人打進中原,現在這種平衡局面才是淮右希望見到的,這個時候在大梁背后插上一刀也許會要了大梁的命。

但是大梁崩了,淮右會是的得利方么?顯然不是,拿下幾個州郡意義有多大?風險才會無限大。

那時候淮右將會直面沙陀人,甚至契丹人也會受到刺激大舉南下,淮右辛辛苦苦營造出來的局面也許就會劇變。

拒絕也不合適,沒有淮右,沙陀人也許一樣會入主中原,屆時淮右就會成為其主要的敵人,而且蔡州和南陽呢?

如果淮右拒絕,南陽和蔡州卻附和了河東,那日后淮右會不會成為三家的公敵?

加上契丹人,那時候淮右還能扛得住么?

無論哪個選擇都不合適,都充滿了危險,可卻又無從回避。

平陽縣蕭江醫院預約掛號
長春專業銀屑病醫院網站
衡水看白癜風比較好的醫院
長春那個醫院可以治白癜風
寧夏治療包皮過長方法
分享到:
福彩东方6+1走势图 股票指数化投资策略 快3下载 2017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贵州11选5投注技巧 75秒时时彩官方开奖 北京11选5 甘肃十一选五任三遗漏 吉林11选五 山东体彩扑克3开奖结果 中国石油股票行情 股票配资平台1选一直牛 _百家乐玩法 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百度百科 11选5走势图吉林 手机彩票网大全 股票鑫东财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