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生

活在諸天 千零十五章謀劃黑暗牢籠

2020-01-11 00:46:39來源:勵志吧0次閱讀

活在諸天 千零十五章謀劃黑暗牢籠

無盡的仙王凝聚在一起,對于仙域來說算不了什么,因為這方世界的仙王個人特色太過于明顯。

全都各自為戰,聯合在一起也不會有什么陣法,依然容易被人各個擊破,他們更崇尚個人的武力。

但對于獨孤敗天和魔主來說,卻完全不一樣,神墓世界在天道的壓迫之下,隱隱變得扭曲。

本來追求個人的修行者不得不聯合起來,將所有的力量聯合在一起,施展出為可怕的力量,以此來打敗天道。

個人武力上他們根本沒有辦法轟殺天道,不得不走上這條道路,并且讓他們擁有很多成果。

飛升之后的法祖交流,加上九天十地無數流傳下來的陣法,更是讓他們的聯合陣法進一步升華。

若是能夠配合無數的仙王,他們有把握施展出準仙帝級別的力量,甚至于只要領軍者的實力足夠恐怖,還能夠爆發出更加恐怖的力量。

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越發的堅定了心中的想法。

神墓世界的天道越來越強大,超越他們的理解。

而且按照張亮的描述來說,融合了不同文明之后,天道的視野大大的擴寬,到底能夠走到哪一步,他們都不敢確定。

他們的進化步伐已經是極度驚人,但心頭偶爾依然會升起絕望感。

因此,遇到這樣的彎道超車的機會,他們任何一個人都不想放棄。

張亮將他們的目光全都看在眼里,不由陷入沉思。

世界樹上的他無盡的神光閃耀,默默的推演獨孤敗天和魔主想法的可行性。

“先回到九天十地吧,你們的想法還不夠完善,陣法的威力不能夠提升到,等我們推薦完善到再說,好歹我也是神墓世界的當代禁忌,屠天的事情可少不了我。”

張亮的聲音在獨孤敗天和魔主的心頭響起,讓他們眸中的亮光越發的璀璨。

…………

茁壯成長的世界樹上,張亮盤膝而坐,在于云端處。

柳神在他的身邊,獨孤敗天和魔主神采奕奕的站在那里,太極神魔圖綻放無量光。

上面玄妙莫測的陰陽眼在轉動,引動天地間生命和死亡的力量。

“你們的想法很驚人,但不是沒有辦法實現。”

張亮和柳神仔細討論之后,認可了他們的辦法。

曾經的留神就想過,通過墜入黑暗去往黑暗牢籠,借助黑暗牢籠那一幕后黑手的操作去往界海彼岸。

從原先的歷史操作來看,他是成功了的,因此,這一世他雖然被張亮組織,但對于那一種操作依然有極高的發言權。

聽到張亮和柳神這樣的極道人物肯定他們的想法,獨孤敗天和魔主臉上都露出興奮之意。

界海似乎從開天辟地就存在,而界海彼岸的傳說吸引了無數人,每一紀元都有仙王忍受不了突破到更高境界的誘惑,走入界海之中。

無窮無盡的世界,加上漫長無盡的時間,界海中到底有多少仙王活著依然是個謎。

而天地之間到底有多少仙王墜入黑暗牢籠之中,沒有人能夠確定。

從九頭怪物口中透露出的信息來看,即便是他這種在仙域近乎的人物也不敢號稱,自稱從那方區域逃出。

可以想象,那里是一方死亡絕地。

在那里甚至有可能能夠看到仙域開創者元神,也可能有古老到不可想象的留下來的印記,從三大劍訣就可以看出很多。

那只是一個從黑暗牢籠中逃出來的怪物,就能夠擁有失傳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三大劍訣,甚至還擁有仙域開創者留下來的法門。

黑暗牢籠之中的水深到不可想象,但機緣也深厚到不可想象。

對于其他人來說是龍潭虎穴,但對于獨孤敗天魔主這樣對于神魂的操作而達到的人物來說,那是為巨大的機緣。

他們需要擔心的是太極神魔圖承受不了無窮無盡的仙王神魂,神墓世界他們祭練而出的強大的天寶在面對黑暗牢籠時有些捉襟見肘。

面對張亮和柳神時,他們也可提出了這個疑惑。

柳神饒有興趣的研究神墓世界為強大的天寶,很快被其中的規則和想法震撼到。

他從來沒有見過這種的奇思妙想,另類的造化。

“生與死的轉換,神魂和肉身的蛻變,不可思議的造物。”

他這樣感慨,看到他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獨孤敗天和魔主明智的將目光從他的身上挪開,對他不抱什么指望,只是看著張亮。

張亮陷入了深深地思考,無盡的規則垂落而下,浩蕩的混沌氣將整顆世界樹都淹沒,恐怖的威壓讓在世界樹上修行的為的英杰快速的倒退,近乎昏厥。

他們根本沒有辦法承受如此恐怖的力量,而這只是張亮在思考時候無意識流露出來的一絲力量,不及他的億萬分之一。

沉吟了很久張亮才緩緩的開口道:“光憑現在的太極神魔圖是完全無法承受黑暗牢籠之中無數仙王的神魂的,他們任何一個瘋狂都有破碎世界的力量,更不要說聚集在一起。”

聽到張亮下了這種判斷,魔主隱隱顯得有些失望,依然不放棄,倔強的道:“如果我能夠(物理)‘說服’那些仙王,有沒有可能讓太極神魔圖承受這股力量。”

張亮思考了一下,他明白魔主的說服是什么意思,卻依然不認可,道:“這是容器本身的問題,無論仙王級別的存在多么小心的收斂力量,都會對太極神魔圖造成不可磨滅的傷害,現在的太極神魔圖還不夠強大。”

“有改進的辦法嗎?”

獨孤敗天總是一針見血,他目光灼灼的望著張亮,沒有絲毫放棄的意思,即便是張亮沒有改進的辦法,他也會自己去探索。

甚至于拋掉太極神魔圖,就這樣走入黑暗牢籠之中,想辦法那一群仙王與他聯手,殺入真實的世界之中。

看著他那堅定的眼神,張亮就知道這位霸主級別的人物在想些什么,為了屠天,這位強者從來都是奮不顧身。

他可以拋棄一切,只為了將那位高高在上的存在拉下馬,為無數人贏得一個機會,也為自己贏得一個機會。

想到這里,張亮的瞳孔變幻了一下,恍惚間獨孤敗天看到無數的世界在張亮的瞳孔之內沉浮變化,心中頓時一驚,等他仔細凝神去看時,卻發現什么也沒有。

但到了他這樣的程度可不認為之前的是幻覺,被他捕捉到的一切都是神覺給他的的提示,因此,只是覺得張亮越發的神秘飄渺,心中感嘆。

“他的境界越來越可怕了,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夠看到他眼中的風景。”

他從不懷疑自己會止步不前,一如他無比堅定的心。

“太極神魔圖需要更強大,我可以出手,在界海之中掠奪大世界祭練太極神魔圖。”

張亮沉吟了很久,終于想到了解決的辦法,看兩人有些疑惑,他仔細地為兩人解釋。

“太極神魔圖本質上是由一方世界演化而來,是你們完美的內天地的種子進化而成。”

“想要提升它的本質,主要從這方面入手,界海之中每一朵浪花都代表一個大世界,這才是讓仙王止步,難以越過的原因。”

“憑借我現在的力量,直接抽取一方世界的本源之力已經不是不可以做到,只需要足夠的時間。”

說到這里,張亮頓了一下,明亮眸子看向獨孤敗天和魔主,其中變幻不定的世界讓兩人都是一驚。

因為他們在張亮眼中出現的世界看到了生靈的生老病死,凡人的世界為了生老病死而煩惱。

修行者的世界為了修行,逆天改命,拼死搏殺。

科技文明的世界,因為進化方向的錯誤,整個世界在瞬間毀滅,倒退回原始文明……

一切詭異的變化都能夠在張亮的眼中看到,這樣的境界已經有點超出兩人的理解。

張亮不管面前有些驚異的兩人,淡淡的道:“你們還不夠強大,進入黑暗牢籠之中難以做到,想要說服(物理)其他的仙王主動進入太極神魔圖,可沒這么簡單。”

魔主一臉的不服氣,但想到之前與他對決的九頭怪物,想到那九頭怪物都沒有辦法打破的黑暗牢籠,一時間又有些沉默。

他是高傲,不服輸,但不是不明事理,很多東西已經擺在他的面前,想要反駁也沒有辦法。

以他的個性也不會去反駁,只會進行為可怕的磨礪,強到超過所有人。

獨孤敗天從始至終都很冷靜,靜靜的等待著張亮的安排。

他知道張亮這樣的人物既然提出了問題,必然會有解決的辦法。

果不其然,張亮隨后就給出了解決的辦法。

“去界海之中修行吧,我可以交給你們圣祭,去掠奪那些墮落仙王的元神精氣吧!”

“那樣不會讓我們墜入黑暗嗎?”

魔主的眉頭皺了皺,他很早就想這么干了,但墜入黑暗的后果讓他猶豫再三,終究沒有下手。

西安運動創傷醫院預約掛號
武漢市新洲區中醫醫院預約掛號
贛州牛皮癬十佳醫院
安慶牛皮癬醫院到哪家權威
陜西好的癲癇病專科醫院
分享到:
福彩东方6+1走势图 富贵棋牌app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重庆换三张麻将技巧 追光娱乐以前版本 陕西省11选5走势图 海南环岛赛游戏 三十三码的鞋内长多少 深圳风采35选7走势图 麻将一共多少张 一码大公开免费送73期 北京麻将官方下载 单买一个平码多少倍 南京麻将详细算法 富贵捕鱼电玩手机版 jdb龙王捕鱼程序设计 中国麻将机品牌前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