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生

弈道至圣 第六十二章 煉制弈物

2020-01-10 22:39:32來源:勵志吧0次閱讀

弈道至圣 第六十二章 煉制弈物

西城這一戰雖然不算公平,但也能體現南城和北城弈者的實力差距,南城死了十名弈者,不過拉了兩名江家的弈士陪葬。

連著起沖突以來的戰斗,南城已經傷亡了二十余名弈者,而北城的損失,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不過還好的是,頂端戰力還沒有出現傷亡,弈靈死了四人,還可以接受,畢竟五家加起來四五十名弈靈還是有的。

還未傷及筋骨。

加上弈師十三名,弈宗六名,比北城的紙面實力還是要強,但這前提是不算千銅宗,要是千銅宗的弈者大肆入城,那本來平衡的天枰將重重的倒往北城一方!

所以潛伏在城外截殺千銅宗弈者的成效就顯得至關重要,這也是莫崢想替鄭玄瑞報仇,不留在城里,反而要去城外的原因。

莫崢的要求并不過分,鄭玄瑞當然滿足他了,逐尋人去替他找技擊之術。

坐等技擊之術,莫崢也不是沒有事做,回到賭坊,拿出唐德賭鬼送給他的木盒。

莫崢拍了拍木盒上面的灰塵,將蓋子一揭,房間里的溫度頓時低了幾度,莫崢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就看到盒子里面躺在一團黑色的霧氣,黑氣猶如實質,聚在一起風吹不散。

“這玩意兒能干嘛?”莫崢開口問道,問的是誰就不用說了。

當然是玉佩里的賭王!

“陰賭之氣其實和賭氣是一樣的,一個是人聚賭而產生的賭氣,一個陰物聚賭產生的。”

一聽賭王說話,莫崢就忍不住吐槽:“哥,說重點好么?”

“我不知道江立文收集陰賭之氣是干什么,但應該逃不脫兩個作用,一是練邪術,二是煉制弈物!”

“這些陰賭之氣你肯定不能拿來練邪術,你不會,就算會也練不精,所以你可以把它們用來煉制弈物,比起賭氣煉制的弈物來要陰損一些,具體功效就要看怎么煉了!”

賭王說了一長串,還不忘損一下莫崢。

莫崢也沒和他計較,連忙問:“那要怎么煉制?”

賭王要是活人的話,肯定會翻上一個白眼:“難不成你還想自己煉制?”

“怎么,不行啊?你忘了骰子弈寶就是我煉制出來的?”

聽到賭王話里的不屑,莫崢表示不服。

“拉倒吧你就,別糟踐這些陰賭之氣了,雖然算不上寶貴,但也不是輕易能得到的,好好利用!”

莫崢始終還是明白自己的斤兩,關于煉制弈物他是一竅不通,疑惑道:“那咋辦?”

就聽到賭王怒罵道:“你傻啊,南城里就有一家善于煉制弈物的,眼瞎啊,找他們去啊!”

南城?

莫崢想了想,恍然大悟:“對啊,我這就找許良去!”

南城里擅長煉制弈物的就是骰宗,要想這些陰賭之氣物盡其用,找骰宗幫忙煉制肯定沒錯。

于是莫崢又馬不停蹄的跑去骰宗的擲骰賭坊,許良這個骰宗的少宗主就是賭坊的鎮場弈者。

擲骰賭坊離此不遠,規模雖不如金盅賭坊那么大,但也比猶斗賭坊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擲骰賭坊的經營方式與一般賭坊不同,他們走的是高端路線,不設大廳,都是一間間獨立的小賭廳,服務周到,來這里的都是有錢人,回頭客。

莫崢現在在南城也算是個小名人了,南城自從他來之后,發生的大大小小事情都和他有關,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想低調都難。

于是在賭坊伙計引路下,莫崢在一間賭廳里見到了許良。

都什么癖好啊,怎么都喜歡把賭廳拿來私用?鄭玄瑞是這樣,許良也是這樣。

莫崢暗想這難道是賭坊的傳統?我回去也弄一間?

想想還是算了,猶斗賭坊一共就沒幾間賭廳,浪費不起。

一進賭廳,許良正低頭查看賬本呢。

“許良,你的傷好啦?”見許良沒反應,莫崢開口道。

之前伏擊千銅宗時,許良和莫崢是一起被疤臉弈者打傷的,許良的傷勢要輕一些,養了這段時間,也好得七七八八了。

聽見聲音,許良抬頭一看,見是莫崢,顯得很高興。

站起笑道:“是你啊,聽說你們在西城被暗算,我還準備明天去猶斗賭坊看你呢,不礙事吧?”

“沒事,挺好的!北城的崽子還不夠看!”

“呵呵,改天和你再一起戰那群崽子!”

兩個人年紀相仿,挺談得來,還一起并肩戰過弈靈,親近得就像是多年的老友,天南地北的聊了一陣后,莫崢拿出沉沉的木盒,放到許良面前道:“這次來找你,有些事想請你幫忙。”

“這是什么?”

許良一邊問,一邊拿過木盒,右手大拇指一抬,將木盒揭開。

濃重的黑色霧氣在木盒里浮浮沉沉,卻不散去,一陣寒意襲來,徐良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

感覺到黑氣中蘊含的邪異,許良有些猜測,但也不確定:“這,這是陰賭之氣?”

莫崢點了點頭,肯定道:“對的,這就是陰賭之氣!”

骰宗擅長煉制弈物,許良這個少宗主從小耳濡目染,對煉制弈物也是癡迷至極。

煉制弈物離不開的一樣東西就是賭氣。

一般的賭氣許良見得多了,骰宗庫房里都積壓成片,但陰賭之氣他雖有耳聞,今天還是次見到。

于是許良便像一個老學究一樣,忍著邪寒仔細研究起陰賭之氣來,光是看不過癮,他還伸手去挑了挑陰賭之氣,就差放進嘴里嘗嘗味道了。

時不時的皺起眉頭,像是被陰賭之氣傷到一樣。

莫崢在一旁看得有趣,良久后才出聲打斷道:“喂,你看完了沒有?”

“啊。”許良這才從瘋魔的狀態中醒轉過來。

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唉,見笑了,主要是從來沒見過這玩意兒!”

莫崢笑著擺了擺手,示意沒關系。

不依不舍的蓋上木盒,許良才想起莫崢說要請他幫忙:“你想要我做什么?”

“我想請你將這陰賭之氣煉制成弈物,如果還有剩余,就贈給你吧,反正我拿來也沒什么用!”

聽到莫崢的話,許良眼睛一亮,果然是骰宗的人,聽到弈物兩個字就瘋魔!

沉吟了片刻,許良道:“將陰賭之氣煉制成弈物當然是不錯的主意,我可以請宗里的長老,替你煉成跟‘強賭弈術’功效類似的弈物,充分利用陰賭之氣的陰損!”

強賭弈術?莫崢眼前一亮!

長春華山醫院醫保能報銷嗎
合肥長淮醫院主治醫生
吉林治療牛皮癬哪里較好
江蘇去看癲癇病得多少錢
黑龍江牛皮癬十佳醫院
分享到:
福彩东方6+1走势图 美人捕鱼作弊器 福建体彩31选7选号技巧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 11选5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海南4+1是什么意思 如何利用网络挣钱 甘肃快3最新形态走势 qq棋牌游戏大厅 欢乐大众麻将下载 go6h·com现场直播开奖 云南11选5必赢打法 哈尔滨麻将死卡技巧视频 彩库宝典1.3.2版下载 加拿大快乐8走势图app 中超新赛季 广西快3和值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