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生

武道天下 第三百六十章 扳正軌跡

2020-01-10 21:31:06來源:勵志吧0次閱讀

武道天下 第三百六十章 扳正軌跡

此外,到時群雄匯聚,天驕無數,武信再自信,也不認為自己擋得住,連天妖也被活活累死,何況他這個排名靠后的武妖?!

雖然如今的武信,自信實力不比天妖宇文成都弱。但是,得罪那么多天驕的事,武信可不干,以后還怎么招攬啊?!

楊廣眉頭一皺,頗為不悅,不由看向楊林。

此次武信封王和封王大會,確實是楊林暗中傳音給他,楊廣覺得確實是不錯的主意,就認同了。

“以武國公……現在改稱邪武王了。以邪武王的意思,該如何處理為上呢?”

楊林凝眉慎重盯著武信問道,似乎懷疑武信是婉拒,只是理由也是事實,難以反駁罷了。

頓了下,不待武信回答,楊林又迅速接道:“封王大會如此盛事,自然該安排在天都。東都和西都都不合適,江都自然是適合的地方了。加上江都是邪武王的轄地,這不是正好嗎?邪武王無需妄自菲薄,以邪武王如今威名聲望,主持此次封王大會,誰也不敢不服,反倒是適合人選了!”

“王爺所言極是。理由還是下官方才所說,在天都舉行封王大會,絕大多數反賊肯定不敢也不會參與,那封王大會的意義,就大打折扣了!”

武信躬身應道,又自嘲一笑接道:“此外,下官年輕歷淺,確實是威望不夠,聲名不佳。縱觀天下,放眼皆敵,豈能服眾?要說聲名,那也是壞聲名居多,貪財好色、殘忍嗜殺等等,早就傳遍天下,此點下官有自知之明,那些反賊更不敢參與了!”

“噗嗤……”

靜默聽聞的宇文述,忍不住輕笑出聲,戲謔般問道:“原來邪武王也知道自己的聲名啊!老夫還以為邪武王少年得志。忘乎所以了呢。如此有自知之明,倒也孺子可教也!”

“……”

楊廣、楊林、獨孤善等人臉色微變,欲言又止。

眼前談的是國之大事,不是勾心斗角之時。

不過。臣子不和,對于帝皇來說。也不是什么壞事,別做得太過就行了。

事實如武信自己所說,要不是他名聲不好。放眼皆敵,楊廣和楊林。還真不敢放心使用,至少會有所提防!

“圣上面前,豈容褻瀆?區區許國公。請稱呼本王王爺,自稱下官!一大把年紀。都活到狗身上去了,不知禮義廉恥!”

武信臉色一沉,煞有其事不屑斜睨宇文述。毫不留情啐道。

“你……得意忘形!”宇文氏氣急,臉色陰沉啐道。

武信氣死人不償命,偏頭無視冷笑道:“這是簡單的禮儀律法,此點都不知道,真不知宇文老狗,到底靠什么混成許國公和左衛大將軍了,本王實在疑惑!”

言語中,當眾直接辱罵了。

“圣上面前,豈容如此低俗粗劣?”

宇文述震怒罵道,頓了下,立刻拜倒高呼:“請陛下主持公道!”

“哼!想想老狗也只會這招,倚老賣老了。再說,本王并未指名道姓,是某只老狗對號入座!”武信肆無忌憚冷哼啐道。

“圣上……如此低劣粗俗小兒,如何為王啊?!請圣上三思啊!”

宇文述沒跟武信對罵,滿臉委屈悲憤喊道,想他勞苦功高,一生奉先,竟被小兒如此辱罵,還有天理嗎?

楊廣眉頭一皺,頗為不悅看向武信正要呵斥……

楊林暗呼不妙,率先插言瞪著宇文述呵斥道:“夠了!如今正談論國之大事,豈是勾心斗角,玩弄心機手段之時?你不主動辱罵邪武王,邪武王豈會搭理你?無論如何,請注意尊卑上下。此外,沒好的主意就閉嘴,此次會議,本就沒你參與的份!”

“呃……”

宇文述一怔,看楊廣凝眉沉思,連忙訕訕退到一旁,不敢再喊冤了!

武信卻得理不饒人,眼神凌厲如刀瞪視警告道:“記住!若非本王看在天妖大將軍的份上,像你這種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只會耍嘴皮子和心機臣服的老賊,本王一巴掌能拍死一片,反正活著也是浪費糧食,染污世道。別再來招惹本王,否則……后果自負!”

“咳!咳!”楊廣嘴角含笑,硬忍著干咳數聲,瞪了眼武信。

“行了!許國公畢竟是元老,邪武王忍讓下也是應該!”楊林語氣嚴厲訓斥道。

武信晃悠悠應道:“他不主動招惹下官,下官才懶得搭理他,看都懶得多看一眼!”

“呼……言歸正傳,封王大會是邪武王的主意,想必有好主意,不是只靠嘴皮子吧?”

楊林張嘴無語,好氣又好笑長呼了口氣,提醒道。

“以下官想法,東西都確實不合適,相應地方也不合適。江都郡確實是個不錯的地方,遠離人口稠密之地,不會造成太大影響。但是,不能在江都,江都隔江對望的揚州老城,倒是個不錯的地方!”

武信見好就收,迅速端莊心態,鄭重應道。頓了下,又補充道:

“至于人選,除了老王爺,縱觀天下,下官實在想不出更適合的人選了。”

話落,忽然想起還有個楊廣,又畫蛇添足補充道:“當然,圣上比老王爺更英明神武,更德高望重,更具號召力。但是,這種跑腿苦事,自然無需勞動圣上御駕了,下官愿為馬前卒!”

楊廣嘴邊含笑,心思未明,這奉承話,說得也太低劣了!

“馬屁精!”

宇文述聲若蚊蚋嘀咕道,聲音很細微,卻足夠在場眾人聽聞了,畢竟在場全是大修士!

沒辦法,之前的禁宮夜宴豪賭,實在把宇文氏坑慘了,宇文氏恨不得把武信敲骨榨髓,看到武信,連沉重老成心態也難以保持了!

“哦?許老國公的意思是……圣上……本王所說有誤嗎?”

武信斜睨宇文氏,冷笑問道。又迅速接道:“既然許老國公有更好主意,那就說說,別再一旁陰陽怪氣的滲人,為老不尊,老而不死!”

此次不只是楊林,連楊廣也不悅看向宇文述了。

宇文氏連忙低頭看地……

楊林和楊廣隱晦溝通一番,由楊廣出聲道:

“邪武王所言甚是,甚得朕心,此事值得揣摩,應該可以一行!”

話落,眼神凌厲盯著武信接道:

“對了!據說邪武王和唐國公關系莫逆,對唐國公一家有大恩,唐國公三子更是邪武王看重的屬下,不知邪武王對近西都盛傳的讖言事件,如何看待呢?”

“嗯?這是試探,還是……”

武信心中咯噔一聲,心思劇轉揣摩楊廣的用意。(未完待續。)

光澤縣醫院預約掛號
唐山市豐南區婦幼保健院預約掛號
貴州治小兒癲癇哪家醫院好
肇慶治療龜頭炎方法
濰坊市婦科醫院地址
分享到:
福彩东方6+1走势图 快乐857什么意思 海南4 1彩票开奖结果 大地棋牌唯一指定下载 韩国28预测网 黑龙11选5电子版走势 捉鸡麻将技巧 双色球对称码的规律 南方福彩双彩网 大唐棋牌游戏下载 刘伯温30码中特期期准 nba篮球* 个人转让二手麻将机 千炮彩金捕鱼官方版 单机免费四人大众麻将 南粤36选7预测 查北京体彩11选5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