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誅天武神 第701章 昔日紅顏

2020-01-11 04:04:23來源:勵志吧0次閱讀

誅天武神 第701章 昔日紅顏

雪府后花園中,可是十分的熱鬧。

雨帝、風清揚、朗星、雨仙、關山玄機、宗野人、胥凡塵,就連剛剛來到青雪城的酒神也在,上清的人物,幾乎全部云集于此。

除非之外,還有以雪魅、風飄飄、雨羅麗三大美女為首的美女團們,不過這些美女團除了五公子的三個妹妹外,蕭讓都不熟。

“姐妹們,你們不是想接近蕭讓嗎?”

風飄飄一手理一理著自己的秀發,一邊邁著大長腿在那踱步,她向眾美女伸出了雪白的手掌,“想的話,就給我好處!”

“我們自然是想接近蕭讓,只是,為什么要給你好處?”

眾美女都看向風飄飄。

“你們不知道嗎,蕭讓心儀于我,我的話,他肯聽,你們這些小浪蹄子呀,只要我在蕭讓枕邊吹吹風,愿望馬上就達成了。”

風飄飄一臉得意之色。

“哼,臉皮可真厚,說這種彌天大謊一點都不臉紅!”

雨羅麗立馬在一旁嘲諷開了。

“就是,蕭讓意中人明明是葉紅魚,怎么可能是你?”

“他為葉紅魚參加比武招親,大殺四方,整個上清都知道了,又怎么可能看上別人?”

“風飄飄,雖然你也是上清的一朵花,但是你和葉紅魚,還是有差距的,我相信蕭讓天才至此,眼光一定是正常的。”

“??????”

眾美才不信風飄飄的話,在那嘰嘰喳喳的反駁。

“對,大家說得對,蕭讓怎么可能看上她?”

風飄飄被質疑,雨羅麗高興壞了,拿眼一斜她,目中閃過一道不屑的光芒,然后指指自己,“蕭讓看上的是我!”

“哼哼,兩個不知廉恥的女人,你們知道蕭讓住雪府的時候睡在什么地方嗎?”

雨羅麗話音剛落,雪魅就一臉不屑的在那反駁開了。

她看了看雨羅麗胸前的規模,有些不太自信,用力挺了挺自己的胸脯,“蕭讓和我是睡在一張床上的!”

剛剛走到后花園的蕭讓聽到這話,被刺激的差點仰天栽倒,話說我啥時候和你睡在一起了?

“蕭讓,你?”

雪山也開始用異樣的目光審視起蕭讓來,看了半晌,眉頭微不可查的一皺,“蕭讓,雪魅還小啊!”

“雪山大哥,我當然知道她還小了,不對,她小不小關我屁事,我可什么都沒做!”

“蕭哥哥,我當然知道你什么沒做啦,雖然我們躺在一張床上,蓋著同一床被子,但是你是個正人君子,什么都沒做。”

看到蕭讓,雪魅笑逐顏開,挺翹的屁股一扭一扭的,上去就捉住了蕭讓的一條胳膊。

啪!

蕭讓毫不客氣的將胳膊抽出來,在雪魅光潔的額頭上拍了一記。

“別亂說啊,我可從來沒對你做任何事情,我的名聲,就這么被你給敗壞掉了。”

“只要你愿意,人家隨時可以和你一起睡嘛~”

雪魅撒嬌道。

雪山看不下去了,覺得丟人,他在那一瞪眼,“雪魅,要是你再不住嘴的話,我便將你關禁閉一個月!”

雪魅怕的就是沒熱鬧湊了,一聽要關禁閉一個月,登時閉上了嘴巴。

不過她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卻是死死盯著蕭讓,十分怨,好像蕭讓做了什么對不起她的事情一樣。

“嘶!”

蕭讓就感覺一陣牙疼,關你禁閉的又不是我,你這么看著我干什么!

這一打超級天才外加一票美女軍團,便這么浩浩蕩蕩的出發了。

這一路之上,是尖叫聲連連,崇拜的目光不斷,如此陣容,不管走到哪里,都是焦點中的焦點。

蕭讓他們到達城主府的時候,城主府已經是人山人海,連站的地方沒有了。

不過鑒于蕭讓這一行人的分量,根本沒人命令,眾人自發的給他們讓出一條路來。

“蕭讓,這里!”

沒走幾步,城樓之上,葉飄仙露出一顆腦袋,對蕭讓招招手。

蕭讓抬頭一看,城門是關著的,正要說從哪進,葉飄仙的聲音又飄下來,“飛上來吧。”

“風清揚,雪山,你們在那裝什么裝,平日里你們可沒少用飛的!”

葉飄仙又笑罵一聲。

嗖嗖幾下,和蕭讓一起來的這一票人也都飛上了城樓。

至于那票美女軍團,除了三個無法無天的妹妹外,誰都不敢放肆,老老實實的等在下面。

等上了城樓,蕭讓才看到,一個女子被五花大綁在一根旗桿上。

看到這女子的那一瞬間,蕭讓腦袋就轟的一下,差點當場跳起來。

這個女子,他認識。

秦紅丸!

“怎么會是她,怎么會是她?”

蕭讓心中掀起了滔天疑問。

蕭家和秦家乃是世家,他和秦紅丸從小一塊長大,兩人一塊在巨闕宗修煉,之后一塊大戰皇城,他對秦紅丸可謂知之甚深,秦紅丸分明是一個武道天才,怎么會成了圣女侍女?

蕭讓盯著秦紅丸看得時候,秦紅丸也看到蕭讓了,還對他眨了眨眼。

蕭讓再也按捺不住,給秦紅丸傳音道,“你怎么會是圣女侍女?”

“我一直都是啊,要不然你以為我憑什么修煉速度那么快,都可以趕得上你?”

秦紅丸回應道。

“這件事情你怎么不早說!”

“我早告訴你了啊。”

“你什么時候告訴的我?”

“在有穹神國。”

“你怎么說的,我怎么毫無印象?”

蕭讓冥思苦想,絞盡腦汁,也想不起來秦紅丸何時對自己坦白過自己是魔修的事情。

秦紅丸微微一笑,傳音道,“在有穹,你感慨你追不上我的時候,我就已經告訴你了,只是比較含蓄而已。”

“含蓄?”

蕭讓還是皺眉,即便是含蓄,他也想不起來秦紅丸給過任何說法。

“我說,‘你根本不知道我為了突破都犧牲了什么’,你不記得了?”

秦紅丸又道。

“好吧,你的確告訴過我。”

蕭讓當時就是一陣無語,這是含蓄嗎,這根本就是八竿子打不著的另外一句話好吧!

這種含蓄法就是愛因斯坦來了都未必能理解啊。

“圣女不是在太清域嗎,你作為圣女的侍女,怎么會在上清域被抓?”

“現在說這個還有意義嗎?”

“是我傻了,這確實沒意義。”

濰坊市峽山人民醫院
郴州市婦幼保健院怎么樣
江蘇哪家癲癇病醫院好
威海白癜風如何治療
南京哪家醫院白駁風治得好
分享到:
福彩东方6+1走势图 天津自动麻将机修理 pk10冠亚和在线 白小姐一肖一码持码图 怎么破解赛车pk10 经典单机四人麻将 怎么用网络赚钱 湖南幸运赛车官方网站 真实好玩的棋牌游戏 网上怎么赚钱最快 微乐江西麻将破解版 2020年开记录开奖结果 pk10技巧 冠亚和稳赚 棋牌游戏官方网? 网上捕鱼最好的平台 湖南哈哈麻将辅助器 15选5复式投注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