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帝道無邊 第五十一章 神罡三派

2020-01-11 03:33:37來源:勵志吧0次閱讀

帝道無邊 第五十一章 神罡三派

“大燕王朝世家眾多,而宗門也不少,三大宗七xiǎo宗以及眾多排不上名號的宗門。”隨著將軍的話語,大燕王朝的宗門勢力逐漸展現在王古朝面前。

“三大宗門中,神罡宗,冰離宗,符宗,我神罡宗以神罡鎧甲聞名天下,座下三大神罡流派:血紋神罡,真鎧神罡,以及血鎧神罡。我是血紋神罡流的人,血紋神罡,是心隨意動,收發于心,蘊養在血液中,平時并不露在外面,而真鎧神罡卻是實打實的實物鎧甲,蘊養的方法卻是隨時穿著,凱甲與人合一。”

將軍講得不是很細,卻讓王古朝了解很多。

“那血凱神罡呢?”王古朝只聽見他説了兩種,第三種卻遲遲不講。

“xiǎo子,你還不是我神罡宗的人,第三種你不需要知道。”將軍微笑著一口把王古朝dǐng了回去。

“那將軍給我説這些是為了什么?”王古朝話題一轉,問出了自己疑惑的話題。

“每十年,神罡宗都要外出尋找弟子,如今輪到我找弟子了,但我在軍隊,又有事情耽誤,一直到現在還是沒找到,你我相遇即是有緣,你的到使來我的水晶一直再閃,神罡宗選弟子的步就比別的宗門苛刻,并需要有二種或二種以上的元氣,這些就橫阻在大多數的修士面前。”

“那我有兩種元氣,是符合的了。”王古朝卻并沒有顯得很激動,只是靜靜的説道。

“恩,你有兩種元氣,精神意志也是不錯,不過,你現在還不是我神罡宗的人,很多東西還不知道。”將軍沉聲説道。

“我這個人比較實際,成為你神罡宗的弟子有什么好處?”王古朝説道。

“呵呵,你以為你一個血脈境的人有多么天才,你知道有多少人是哭著喊著也要加入我神罡宗的,好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xiǎo子,我看你出招之間用的都不是什么高明的功法,只是憑著一股本能罷了,加入我神罡宗,神罡鎧甲自帶功法,這是多少人都難以獲得的好處。”將軍眉頭一皺,冷笑道。

“好!那我現在要干什么?”王古朝深吸一口氣,卻并不顯得多么高興,一上來這將軍就很無厘頭的要求加入什么神罡宗,王古朝卻不知道是好是壞。

“xiǎo子,你不用擔心,我不會害你的,現在傳你血紋神罡的血脈境篇,將它貼在額頭。”將軍從中拿出一個玉簡,遞給了王古朝。

王古朝用手摸了摸這玉簡,卻是感覺柔軟無比,好像棉布。

他將玉簡緊緊的貼在自己的額頭,隨即感覺一股奇異的力量順著額頭傳到自己的精神海中。

血紋神罡,并不是一種單調不變的功法,相傳來自于遠古時期的血淵里,這是血界里的力量來源,但一代又一代,到如今,這股力量體系的來源已經失傳,唯有神罡宗的神罡鎧甲還牽扯到一diǎn血淵體系。

每一個獲得神罡鎧甲的神罡宗人就會自動得到一枚血淵印記,在冥冥深處,深淵傳來一篇功法,由此,每個人都有適合自己的功法,由此,神罡宗不僅是大燕王朝大宗,也是血界大陸赫赫有名的宗派,王古朝才明白這次加入神罡宗真的是沒有害處,單單這功法來源就有如此來頭。

但想要練成神罡鎧甲也是不容易的事情,步是至少有兩種元氣,這一步就踢掉了許多人,修士的身體除非先天或有大機遇,一般就只有一種,多了,元氣會在身體里暴走。

第二步你還要承受血淵灌體時的痛苦,無時無刻不在承受來自血淵的龐大壓力,你若承受不住,就會徹底失去理智,所以自古以來神罡宗出來的人要不就是強得可怕,要不就是成為殺戮之魔。

王古朝將玉簡貼在額頭良久,才緩緩放下,這玉簡一下子變成碎末。

“想要練成血紋神罡,就需要血液,你需要一種火屬性,一種另外你那種屬性的血獸,你記住,第二種屬性不到關鍵時刻不要暴露。”將軍一字一頓的説道。

王古朝diǎn了diǎn頭。

“我這里沒有血液,所以你自己想辦法,當年我也是這么過來的,一年以后,我在神罡宗的血紋殿等你!”將軍閃電般出手,輕飄飄的一掌揮出,黑氣卷起王古朝,直接飛了出去。

“終于勉強找了一個,再找不到,魔魁長老就要把我生吃了,不過這xiǎo子想要一年后到達我們神罡宗并不是多么容易,一旦人們認出他是我們神罡宗的候選弟子,想殺他的人那就是多如牛毛。”將軍自言自語的呵呵笑了半天。

神罡宗候選弟子,殺之!得其腦海里的神罡秘法,就可自動升級為候選弟子,只要你夠膽,自己覺得在修煉時能成功升為正式弟子,那么神罡宗也不管,神罡宗的人只承認成為正式弟子的人。

神罡宗也不怕別有用心之人,血淵贈印記時就已經清楚的表明你的痕跡,無論你以前是什么身份,都只能加入神罡宗。

這陣黑氣卷起王古朝,飄出軍營,一直落到鐵樹鎮內。

“這也太突然了,我還有許多問題沒問,就把我趕出來。”以王古朝的深沉與冷靜,面對這種事情也是一陣惱火。

“火屬性的血獸好找,但有吸力的漩渦屬性的血獸怎么找?”

王古朝站在xiǎo鎮上,卻感覺毫無頭緒,直到看見這里許多商人在以物易物,沿街叫賣,在這鐵樹鎮,由于是由軍方把控,所以居民大多是軍人,而這里又緊鄰萬獸山脈,所以商人都在這里中轉,由此錢財并不是多么的硬通貨,各自所需的東西才是容易換取的。

王古朝踱著步子,慢慢的在商販攤前看著,這些商販賣的大部分都是萬獸山脈外圍的東西,王古朝的儲物袋里一大堆,沒什么好看的。

“恩?這是什么?”王古朝走到一商販攤前,拿起一本書,仔細的翻看了一下,隨后放了下來,他上下大量了一下這個xiǎo販。

很顯然,這xiǎo販是個中年人,從其臉上的道道皺紋和久經歲月的眼神以及身上那雖然干凈但略顯陳舊的衣服可以看出,這xiǎo販混得并不是多么的好。

“你這本書從哪里得到的?”王古朝拿起那本書,這本書里記載著大燕王朝各種風土人情以及地方,可惜都沒有王古朝想要的東西。

“這本是我自己寫的,我這些年來走南闖本,錢沒掙到多少,經驗倒是增長了許多,公子,你是從金嘉城出來的吧。”這xiǎo販説道。

“原來是你寫的,沒錯,我次出金嘉城。”王古朝心思一轉,決定改變原來的策略。

“公子,想要知道些什么?”

“時間不早了,我看你也沒什么生意,走,我請你吃飯,你給我聊diǎn東西,我覺得有用的話好處少不了你的,如何?”王古朝話鋒一轉,并沒有説什么,而是提出要請客。

“好,我知道這里有一家很不錯的酒樓,麻煩公子破費了。”這xiǎo販今天一天就做了幾次生意,有人請客自然愿意。

這家酒樓的菜味道倒是不錯,王古朝diǎn了酒樓的招牌菜,將桌子擺的滿滿的,又diǎn了幾壇好酒。

王古朝問了幾個關于風土人情的問題,這xiǎo販都有問必答。

酒很香,xiǎo販醉得很快,過了一會都醉得説開胡話,從自己的次出門的意氣風發到如今的坎坷磨難,王古朝只是在靜靜的聽著,并沒有表現的多么不耐煩。

眼看天色越來越晚,王古朝看著醉倒在桌上的xiǎo販,扔下一塊銀子,一手抓著xiǎo販的胳膊就將其拖了出去。

王古朝一路拖著,將其拖進一個xiǎo胡同里,他用指甲劃開xiǎo販的皮膚,擠了一滴血,放在嘴邊嘗了嘗,隨后手掌抓著xiǎo販的頭dǐng,源源不斷的漩渦元氣從手心流到xiǎo販的身體里。

過了一會,王古朝松開xiǎo販的頭dǐng,扔在xiǎo販旁邊一顆夜明珠,這一顆夜明珠就值一千兩,足夠xiǎo販去買塊地,雇傭diǎn人,生活無憂過完后半輩子。

北京京科銀康中醫醫院是正規醫院嗎
貴陽癲癇醫院口碑怎樣
安順癲癇病治療的權威醫院
六盤水癲癇醫院哪家
佛山銀屑病權威醫院
分享到:
福彩东方6+1走势图 搬砖赚钱的网游 捕鱼达人破解版无限币 北京pk10赛车计划 下载网上棋牌 金蟾捕鱼游戏平台下载 湖南红中麻将下载免费 自己的网站如何赚钱 天才麻将少女真人版在线 15选5中几个有奖 江西多乐彩论坛 欢乐斗棋牌斗牛咋没了 网赚兼职平台 闲来甘肃麻将 今晚点我必中特号 福州麻将金坎是什么样 平特一肖自创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