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戲

盜賊王座 第三十八章 貪婪的眼睛

2020-01-11 02:45:09來源:勵志吧0次閱讀

盜賊王座 第三十八章 貪婪的眼睛

近浮芥城若說有什么大事件,也許就是中央大道上的那建設而起的龐大高樓了。

是的,一座占地五十畝的龐大高樓。

僅僅是百米,可是卻給人一種高聳入云的感覺。當你站在它的下面,那一種泰山壓頂般的感覺,讓你對它產生了驚嘆感。這還在修建中的高樓,更像是一個建筑界里的怪獸。

在這一片只是十數米的房屋面前,這一幢龐大的高樓帶來的沖擊力可想而知。

剛開始的時候,人家只會認為是一處龐大的建筑物群而已,誰能想到,隨著一個月一個月過去,這一處建筑群卻用一種驚人的速度在成長,漸漸升高,終是突破了百米的高度。

而百米,還沒有讓它停止,還在一點點向處升高。

每一天,都有著大量的修煉者們,不斷飛舞在這一處龐大無比的高樓四周,將大量的建筑材料送上去。

單是一層,就占地面積就達到了三萬四千平方米,何等的龐大?

按現在已經突破了百米的高度,差不多三十層的高度,建筑面積已經達到了驚人的百萬平方米。更何況,這一幢巨無霸一樣的高樓,還沒有停止,還在修建著,不斷向上突破,超越自身的高度。

如果之前沒有什么人注意的話,現在不可能不引人注意。

在浮芥城里,高的建筑物不過是三、五層,偶爾擁有高一些的建筑,也是一個高塔之類的。像房屋,沒有人會修建這么高,也從來沒有人想到過要這么做。

沒有想到,是這里地勢開闊,居住用地壓力沒有想象中的大。第二,則是技術,受限于這個世界的建筑技術。第三,則是人的思維,還不足以讓九幽界里的建筑師們眼界開闊到這一個地步。

想想,地球上的建筑史,還不是在科技的帶動下,才一點一點發展出了高樓大廈?

對于從來沒有見到過真正高樓的人們來說,這出現在中央大道上的高樓,成了他們每天飯后茶余熱門的話題。他們想不明白的是,為什么這一處高樓可以承重這么高,另外它的結構是怎么做到的?

高樓里的任何一絲一毫,對于他們來說,都是新奇的。

無數的建筑師們,都是每天擠破了腦袋到這里來,為的就是弄明白這里運用到的大量建筑學。

不說這些建筑師們,就是一個個修煉者,總是找著機會溜達在四周,帶著好奇看著這里。

如此之下,無不是讓高樓成了一道風景線,每一天都會有著無數的修煉者們到來,他們完全將這里當成了一處觀景之處,在遠處指指點點。這讓負責著安全的四海牙行一個個護衛們,無不是如臨大敵,生怕有誰跳出來搗亂。

還好,沒有人是白癡。

能夠修建這一處龐大高樓的人物,它背后的財力又豈是他們能夠想象的?單是收購這里的地皮,就是砸下了十億也不止,而要修建這么龐大的高樓,又需要砸下多少錢?

不用說,也知道這一處龐大高樓的背后,一定站著一個實力彪悍無比的家族,或者是宗門。

他們不過是普通的修煉者,惹上這樣的大勢力,這不是在找死是什么?

所以,這些到來的人,都是抱著看熱鬧的心思,誰也不敢靠得太近和有什么其他的心思。對于他們來說,數萬平方米的占地面積,單是這么大一片建筑群就讓人震撼了,更不用說現在代表建筑群的一幢高樓。

隨著時間的推移,在三十層左右的位置上,這高樓又是一分為二,變成了兩幢還在瘋狂修建著的高樓。

遠遠地,可以看到這高樓像是兩座高塔,就這么聳立著。

“天,這是人類建筑史上偉大的杰作。”

“真不知道是誰,能夠擁有如此天才的想法。”

“你們說,這一幢叫什么雙子星塔的大樓,會修建多高?”

“雙子星塔?”

“你們還不知道嗎,四海牙行的田掌柜已經說了,這一幢大樓就高雙子星塔。”

“在這高樓邊上生活,還真是壓力大,天知道它會不會倒下來。”

“就是啊,這砸上來,沒有帝者層次的修為,怕會被砸死。”

一個個話題,無不是在大街小巷上談論開了,隨著高樓一分為二,更是讓人的議論變得更為火熱。不斷修建起來的大樓,哪怕你在浮芥城之外,也可以遠遠看到這聳立著的雙子星塔,它就如同雞群中的白鶴,是如此的耀眼。

面對這突然而出的雙子星塔,沒有人知道它是誰投資興建的,更沒有人知道它的背后是誰。

能夠知道的,應該是四海牙行。

可是四海牙行怎么說也是本土中盛名無比的一個牙行,擁有著的勢力龐大無比,四海牙行不說,他們根本不會知道到底是誰興建了這一幢雙子星塔,為什么會這做,里面的建筑技術是怎么來的。

像是一個迷,沒有人不想解開。

面對這陡然出現的雙子星塔,一個個浮芥城的家族和宗門,無不是蠢蠢欲動起來。

加上地皮,還在現在興建著的費用,他們還是可以計算出大概投入了多少的。從現在來看,已經不低于二十億,看現在遠沒有停止的修建速度,估計三十億,甚至是四十億都有可能。

修建好了之后,里面的修飾等等,又會是一筆天文般的數字,至少不會低于修建大樓的金額。

也就是說,這一幢大樓的終修建價格,將會達到八十億以上,甚至是超過百億?

如此大的手筆,在浮芥城中,幾乎可以肯定沒有什么家族和宗門可以辦得到。要知道這可是八十億以上,就浮芥城中的家族底蘊,想要拿出來,除了將大量的產業甩賣一空才有可能之外,根本沒有這一個能力。

而甩賣這些產業,為的就是修建這一幢大樓,怎么可能會有人這么做?

不是說浮城里沒有家族、宗門可以辦到,而是這一個代價,實在是太大,誰也不會考慮的。

九幽界里的靈幣保值非常的高,八十億已經是一筆驚天的數字了,在浮芥城里,足夠攪動風云,讓這一幢還在修建著的大廈成為夜里的明珠,散發著耀眼的光芒,引人注意。

一時間,無數的家族和宗門都是派出了人馬,想要找出幢大樓的背后到底是誰。

數以百計的家族服務于這龐大的大樓建筑,還有著數以千計的尊者層次以上的修煉者們在這里打著散工。可以說,這一刻圍繞著這一幢大樓吃飯的人,就達到了上萬人之巨。

如此多的人,想要打聽一些什么,并不困難。

很快,所有人的眼光就是鎖定到了四海牙行身上。

只是田淳是什么人,他在浮芥城是可是地頭蛇的存在,這些家族和宗門想從自己嘴巴里獲得點什么,根本不可能,他完全可以不賣這一個帳。對于周離,田淳現在是越想越感覺周離不簡單,先是能夠砸出近百億來,然后就是這一些匪夷所思的建筑技術。

能夠砸出近百億還不眉頭皺一下的主,天知道對方的背后還有著什么樣的實力?

不要說周離可能的龐大實力,就說單是以四海牙行的名聲,田淳就不可能說透露哪怕一絲關于周離的一切。

田淳是地頭蛇,但也僅僅是地頭蛇而已。

小家族和小宗門,在著四海牙行撐著,他們自然不敢再打什么主意。可是一些大家族和大宗門,還沒有將四海牙行放在眼中,甚至田淳只是一個無關緊要的小角色而已。

想要知道這背后的勢力是什么,他們有的是手段。

只是現在情況不明,他們才沒有貿然地動手而已,而是想多方面的了解才決定動不動手,畢竟能夠動用八十上百億來修建這一處驚天建筑物的勢力,誰知道有多大,他們會不會踢到鐵板上?

能夠存在數以千年,甚至是萬年,數萬年……

他們不可能像愣頭青一樣,直接就是撞了上去。

眼前的肥肉是香而饞人,但也要有一口好牙,才能將這一塊肥肉給吞下去。

以他們的手段,自然不必親自出馬,手下有著大量附屬著的小家族,他們才是的棋子,由他們去,就算真的踢到了鐵板,只需要一個理由,就可以扯清關系,犧牲的只是一個附屬著的小家族而已。

浮芥城施家。

做為浮芥城一等一的家族,施家盡管不能和管家這一類家族相比,卻也不會差上多少。

當然,浮芥城范圍內,像星器門、十字宮等等,也不是施家可以相比的,但施家在浮芥城中,卻一樣是一等一的存在。身為少數幾個大家族之一,施家的產業遍布整個浮芥城,甚至一些其他的城池中,也擁有著不小的產業。

以施家的家當,拿出十幾二十億,并不成什么問題。

施家擁有的子弟數量,還有各類開支,雖說收入很大,但支出同樣的巨大。哪怕施家的產業擁有三、四百億之巨,但現錢連五十億也拿不出來,動作大型的生意,還是有些束手束腳。

此時,施家大院的書房里。

老練的施家家主施春來,正坐于書房上,閉著眼睛靠在椅子上,他的手中,拿著一份情報。

這一份情報,施春來已經看過。

只要熟悉施春來的人都知道,當施春來一個人呆在書房里閉目時,就是他在想著事情的時候。這一個時候,任何人都不允許打擾到他,否則這一個后果,有可能是身死魂亡。

并非開玩笑,對于一名帝者層次三階的絕世強者來說,施春來在浮芥城,也是有數的高手之一。

“這個年輕人,會不會只是一個傀儡?”

眉頭輕輕一抖動著,施春來分析著,從情報中,從四海牙行一些伙計的嘴巴里,還是獲得了一些消息。比如這一切,都是由一名年輕人給四海牙帶來的生意,也是由他委托四海牙行運作的。

不怪施春來這么想,從這些四海牙行的伙計們嘴里,已經證實了這年輕人的實力,只有尊者四階而已。

尊者四階,年輕,也算是一個小天才了。

但……

施春來可不認為一名尊者四階的人,能夠砸出近百億來運作這一件事情。應該是一個傀儡,背后還有著誰在。這年輕人,只是一個明面上的人物而已,絲毫沒有價值。

可是無論他們怎么探聽,也沒有辦法再知道更多。

施春來當然眼饞這一幢九幽界的大樓,修建在中央大道上,占據著如此重要的地段,加上里面的結構,讓施春來知道,一但自己獲得這一幢大樓,對于施家來說,將是一個質的飛躍,形成的產業鏈,超出想象。

施春來也知道,浮芥城里,眼饞的人遠不止自己一個人。

應該說,這一幢大樓,絕非是一個人可以吃得下的,只能是聯合起來,割分掉。

只是現在,沒有人帶這一個頭而已。

一但有人挑了個頭,可以想象,如同狼一樣的各個家族和宗門,他們會化身成一群餓狼,會將這一幢大樓吃到連骨頭也不會剩下。在這一種聯合的力量面前,背后的勢力再大,也只能是屈服的下場。

將這一些事情想通,施春來睜開了眼睛,然后淡笑起來。

揣過旁邊已經冷了的冷茶,施春來也沒有在意,淡淡抿了一口,這才是放下茶杯,輕輕地敲擊了一下旁邊的一個小鈴。

清脆的鈴聲響了起來,外面一名管家的人走了進來,恭敬地說道:“家主。”

施春來說道:“讓邢揚來見本家主。”

身為施春來的貼身管家,知道的事情很多,聽到邢揚這一個名字,管家露出了一絲錯愕的神色,卻是瞬間而逝。他可是知道邢揚是誰,邢家的家主,只能說是屬于小家族,卻實力不錯。在明面上,楸家并不屬于施家,可是暗底地,管家卻是知道,邢家卻是附屬于施家的一個暗底里的一個家族。

像這一類家族,他們的作用,就是做一些見不光的事情。

現在家主說要見邢揚,加上之前獲得的情報,管家早就知道家主的打算了,這就是借邢家的手,去打草驚蛇,達到自己的目的。失敗了也沒有什么,這一條驚動的蛇,只會咬中邢家,而不是施家。

“是!”管家沒有多說,便是退了出去。

等到管家離開,施春來又是淡笑,這一個辦法,成功了就說明對方的弱勢,大有可為。就算是失敗了,不過是損失一個附屬著的小家族,失掉了一枚小棋子而已,對施家來說,根本不算什么。

施春來知道,恐怕像自己這么做的家族和宗門,大有人在,不會在少數。

為了這一口肥肉,誰都是使上了一把子力氣。

看得出來,原本平靜的浮芥城,怕是又要熱鬧起來了。

杭州白癜風醫院治病怎么樣
四川省生殖醫院怎么走
云南那家冶療白殿風醫院好
東莞婦科醫院排行榜
鄭州白癜風醫院
分享到:
福彩东方6+1走势图 福彩今天预测号码 快乐扑克体彩 长沙麻将游戏下载安 南粤风彩36选7最 篮球直播360高清直播 哪个捕鱼达人不用联网 上海时时乐彩经网 新上海麻将连连看手机版下载 四川麻将单机版 豪利正规平台棋牌 捕鱼大亨2019现金版 河南222选5开奖结果 qq分分彩平台注册 黑11选5走势图 国际象棋品牌 微信赚钱棋牌游戏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