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

天帝是怎樣養成的 第三百六十章 接天樹海(上)

2020-01-10 23:11:49來源:勵志吧0次閱讀

天帝是怎樣養成的 第三百六十章 接天樹海(上)

逃!逃!逃!

楊小開身如急電,腳不沾地,破空疾飛,大乘期**,接近大乘期法元,他的速度可以想象,空氣都被其撕裂,聲音更是被拉在身后不知多遠。

追!追!追!

白袍人怒可填海,不容楊小開就此離去的他,同樣腳下生風,身若颶風,以佛元推動的特殊疾馳之法,如流星追月,只見白光閃過,不見其中影。

一追一逃,兩人速度何其快,瞬間就將天魁城甩到了千里之外。

“孽障,給我留下。”

怒嘯連連,白袍人這一刻殺心之烈,可沸江河。

神情不變,疾逃的楊小開臉上掛著的只有冰冷,那帶著iǎniǎn璀璨的眼眸深處轉動的是一絲駭人之光。

還差一iǎniǎn了。。

很快的,兩人就沖出了凡人地界,踏進了距離大夏國萬里之外的一片奇異樹海之中。

放眼望去,茫茫一片綠色,幾乎無窮無盡,一直接連到天邊,與天交接。

樹海之大,超乎想像。

就算是楊小開這種級別的眼力,也休想一眼能夠看到盡頭。

接天樹海,是這個地方的名字。

這里每一棵樹都不高,兩丈二尺。詭異的就是基本上都長著一個相同的高度,延綿不知道多少里,全部都一抹一樣。

相傳此地之樹,乃是由一顆名為接天種的樹種所長,一根而發,卻是遍布數以萬里之地。形成了這茫茫樹海。而起為特別之處,就是不管你如何砍伐。只要不將這片森林連根拔起,用不了多久它就會全部重新的長出來。恢復原本模樣。

面對如此奇景,不管是逃入的楊小開,還是追入的白袍人,顯然都沒有那個心思。

又逃了十萬里路,感受著體內境界一iǎniǎn穩定下來,法元的蛻變也逐漸不在抖動,楊小開不由深深的吸了口氣。

接天樹海,他也是從道門的記載之中看到。

相傳此地延綿不知多少里,從如今人∷ǐng∷iǎn∷小∷說,.︾.≯s_;族地盤直到妖族腹地。就算是大乘期進去了沒有三五十天,也休想能夠走到盡頭。

大乘期速度何其之快,竟然都要三五十天。

若是常人走進了這里,恐怕終其一生都難以走出。

終于在眼睛所能看到之處,盡是綠色之后,楊小開停下了腳步。

隨著楊小開停下,狂怒不已的白袍人也在這一刻雙瞳略微一縮,理智恢復數分。

當看到自己身在之地后,白袍人臉色頓時一變。楊小開竟然不是向著道門,而是向著接天樹海而來,他想做什么?

埋伏?

這種事情,白袍人并不畏懼。

首先楊小開沒那個時間。然后道門之中若要說能夠威脅到他的人,無疑只有一個,那就是入魔楊逍。

可楊逍恐怕如今早已自顧不暇。前往里道門找尋三天尊,白袍人的目的就是要讓三天尊限制住楊逍。而日前他也得到消息,九王座已然修成九宮鎮壓之法。一旦楊逍離開道門,就是他身死之時。

楊小開引他來此,是什么目的?

通過神識,白袍人很快的就將方圓萬里之地掃了個通透,確定無人,更無陣法陷阱之后,臉上一抹疑惑之色。

然而當這一抹疑惑對上楊小開滿是殺意的眼眸瞬間,白袍人懂了。

楊小開故意將他引來此地,的確是為了殺他,但不是以陷阱埋伏,而是準備親手。

想通關鍵,白袍人忍不住發笑,不得不笑。

他是誰?堂堂佛門之主,受萬佛謁見之存在。

萬載之前道門傾盡全力,被九名魂魄劫修士圍殺,終還是逃出升天,如今區區以黃口小兒竟然想要殺他?

阿彌陀佛!

一段時間不出,他還真是被這天下之人給徹底小瞧了啊。

也罷,既然如此,那么就今天起,從道門之主開始,讓天下人重新記憶起他的可怕。

一聲佛號,白袍人怒氣盡斂,渾厚佛元鼓蕩而出。

感受到對方變化,楊小開同樣深吸一口氣。

若是可以,他并不想這么與萬載之前傳說中的佛教大能對戰,但時間卻容不得了。

里道門,妖族,第十七代道主,每一個都可說的上是如同泰山一般的大石。

任由眼前之人將實力恢復到初模樣,道門的敵人太多了。

殺!

沒得選。

特別是眼前之人,若他真是自己所想到的那位,他的威脅性甚至于超過里道門,超過妖族。

這種以洗腦為手段的存在,楊小開不能,也不敢放任他繼續待在凡人界恣意下去。

好不容易通過道世界發展出來的局面,楊小開絕不容許有第三者來搗亂。

白袍人抬手合什,“多少年了,區區一只螻蟻,竟然也敢跑到本尊的面前放肆。我佛慈悲,今日本尊有必要讓天下人重新知道,佛不容瀆。”

楊小開灑然一笑,“區區一個妖僧,也敢妄稱自己為佛?也不怕人笑話?你若是佛,我恐怕佛主他老人家進了棺材也得被你給氣的跳出棺來。”

白袍人也不生氣,“孽障,此刻就讓你言語猖獗一下,帶到本尊將你擒下,自然會讓你知道觸怒佛主,會是如何一個生不如死。”

楊小開大笑出聲,滿臉不屑:“哈,妖僧。佛家雖有怒目金剛,但哪怕對待魔鬼,也多是讓其一死而已。你張口閉口,生不如死。你的慈悲心去哪里了?”

白袍人淡然無比:“詭辯之言,豈能動搖我之佛心?孽障不聞眾生罪業,地獄輪回?是惡就該受到懲罰,不然如何震惡?”

楊小開嘿了一聲:“好一個冠冕堂皇,的確惡該受罰。和尚你奪舍他人,強占他身,不知道你所造下之孽去了地獄,該收何種懲罰?”

白袍人直接蔑笑道:“我佛慈悲,此來教徒自愿,何來奪舍一說?孽障任你花言巧語,今日你都難逃一死。”

看似平淡交流,實則兩人氣機卻是相互鎖死,言語的試探,不過是為了出手的先機。

一旦其中一人受到影響,那么另外一人無疑就會立刻強勢出手,以驚天之力將其擊殺。

“孽障,今日你難逃一死,本尊索性就大方一iǎn告訴你一個消息,去了地獄也會有人做伴。”

白袍人眼眸深處一閃殺意,捏動的佛珠在這一刻不斷的溢出一道又一道佛光,仿佛某種奇異規則,不斷溢出。“孽障,你那妖魔之師,如今恐怕已然被人圍住,以九宮封印徹底鎮壓。”

楊小開雙瞳一縮,臉色不由微微一變,無疑對方之語,直中他之心神。

此人與里道門必有聯系。

不過,想到自己給與楊逍之物,幾乎一瞬間就平息下來。

饒是如此,白袍人雙瞳一亮,氣勢瞬間暴增百倍,楊小開頓時被壓在了下風。

此消彼長下,楊小開將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吸一口氣,楊小開臉色不變,仿佛沒有感應到變化,而是無比突然的道:“妖僧你說我要是將凰無垢殺了,你會如何?”

若說楊逍的安慰是楊小開的弱iǎn,那么凰無垢無疑就是白袍人的要害了。

他為何會如此不顧一切的追來,不就因為楊小開將凰無垢帶走了嗎?若不是如此,他根本就不會如此追擊出來。

關系著他能否完全轉世,并且實力比之從前根基一步的核心,饒是白袍人心中早已做好準備,并且也知道救走了凰無垢的楊逍決不可能殺死對方,但在這一刻也不由心神巨震。

因為一旦凰無垢身死,萬載等待,無疑都將化作焦土。

就是現在!

瞬間,楊小開雙瞳一亮,心意現實時間炸裂開來。

轟!

恍若天威,氣勢徹底將白袍人給壓在身下。

未完待續。

ps:感謝以下散光不足道,★血煞☆戰神★,愛我天與地,老衲一身秀發,落魄空宇,真-秋風掃落葉,老衲一身秀發,繁星銀荷,夾心餅干s,an_an,淘沙喚子,書友,淘沙喚子,受傷的心在滴血,欺詐者丶墨子,書友,無駄無駄無駄,纛宇,謊話1,振輝大帝,看我這nb的昵稱,戰夢戰,我有些懶,魏墨痕,賭謫,夾心餅干s,藍色的羽天,aban,書友童鞋們對金峰的打賞支持,金峰感激不盡!!!

本書來自:

龍巖市第三醫院預約掛號
內蒙古航天醫院預約掛號
淮安治療不孕不育醫院
安陽出名的牛皮癬醫院
陜西男科治療費用
分享到:
福彩东方6+1走势图 体彩6十1走势图 大唐棋牌官方下载地 神来棋牌苹果版官方下载 互联网0成本暴利项目 黑龙江11选5中奖规则 黑龙江36选7开奖号码 九游棋牌app平台下载 35选7开奖号码表38期 手机捕鱼有哪些技巧 体彩浙江6 1开奖结果查询 喜迎棋牌手机客户端 捕鱼来了弹头回收价格 内蒙古11选5玩法技巧 网上赚钱的兼职项目 大圣归来捕鱼 打自动麻将机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