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

壽比天長 第47章 靈符器的殺機

2020-01-10 22:39:55來源:勵志吧0次閱讀

壽比天長 第47章 靈符器的殺機

“云在天?云大高手?轉身,看這!”

戰斗沒有升級!一個聲音突兀的從云翼的身后響起。那聲音中帶著從容和調侃。

云翼緩緩的轉過身,視線落在了房頂上。那里站著兩個人。一個一身黑衣,蒙著臉,蒙著頭,只能看到一雙眼。另一人神色萎頓,似醒非醒,赫然是陶書婷。

看著他們,云翼苦笑著搖了搖頭。前幾日的螳螂捕蟬黃雀在后,今日掉了一個個,還真是命運無常,讓人唏噓啊。

“你笑什么?”那黑衣人沒有絲毫的緊張感,還有興致打聽閑事。

云翼指指他:“甭跟我玩玄虛了。趕緊把她放了吧,拿一個女人演戲,沒多少意思。”

云翼不認識這黑衣人。但認識他的身形,熟悉他的聲音。萬天海殞命當晚,就是他帶著人動的手。他圖謀什么?云翼不關心。

可他禍水東引,把災禍轉嫁到自己身上,這讓云翼很不爽,非常不爽。只想讓這個蒙頭蓋屁股的家伙……死。不打折扣!

“我若說不呢?”黑衣人探身打量著陶書婷的胸前,伸手勾住了她脖頸處的衣服:“云大爺,你見過這姑娘的身體嗎?是不是很白?要不,咱們欣賞欣賞?”

云翼瞇了瞇眼,轉動身子,四下里看了看。懸壺村的村民聚在遠處,唧唧喳喳的低聲談論著。

這個局怎么破?憑云行步?再快也需要時間。黑衣人一勾手指,陶書婷就會變成光溜溜……

憑‘冰凍三尺’,黑衣人有足夠的時間,把陶書婷斃于掌下。

憑‘念力攻擊’?這倒是可以一用……

想罷。云翼冷哼一聲,輕笑著說道:“隨便你吧,我還真……”

話到半截,云翼當即釋放出了念力,直接殺向了黑衣人。

可這次……失敗了。黑衣人在云翼剛開口之際,就把陶書婷夾在了腋下,向著肋骨山逃去。

“賊子休逃!”云翼趕忙追去。

就在這時,一直沒動靜的萬護法突然做出了一個奇怪的舉動。他從懷里拿出了一把薄如蟬翼的小匕首向著云翼扔了過去。

轟!

那把匕首瞬間變成了一把晃眼的巨劍,閃耀著璀璨的光芒,帶著凌厲殺伐的氣勁,轟然刺向了云翼的腦袋。

驚呼聲響起:“靈符器!”

“鎖念萬里殺?!”

“萬前輩居然動用了此等殺器?”

正急速追趕的云翼感應著身后的氣息,猛然一驚,毫不猶豫的動用了‘云行步’,身子一晃,橫移出三尺。那把巨劍呼嘯而過。

勁風如刀,斬斷了云翼的一屢秀發。

云翼嚇出了一身冷汗。這是什么玩意,速度這么快?他已經沒有時間去考慮了,那把巨劍就像是鎖定了他。飛出十丈后,陡然轉頭,又飛了回來。

“媽*的,這到底是什么邪祟?”

云翼心中叫罵著,只有一個念頭:逃!

云翼也顧不得追趕黑衣人了,身子一躍,直接沖向了肋骨山。那里有無盡的樹木,應該能擋住片刻吧。

‘云行步’急速運轉,大量的‘五行’靈氣,轉變成了強大的推力。那把巨劍始終如影隨形,緊追其后。

宅院外,萬護法冷峭的笑著,有些心痛,但表情很輕松。有‘鎖念萬里殺’,那云中天即便再厲害,也難逃此劫。

‘鎖念萬里殺’是靈符器,既是靈器,也是靈符。里面有聚靈陣,儲靈陣,還有鎖念陣。一旦被它鎖定,那就是不死不休的死局。

萬護法一直把他當做寶貝,這可是他手中的底牌。若不是有黑衣人出現,他都舍不得用。而黑衣人的出現,讓他看到了契機。

‘云中天’身陷麻煩,兩頭不能兼顧,心神必定不穩。此時出殺招,勝算頗大。

要問,萬護法為何對‘云中天’如此仇恨?他倆從未照面,也無過節,應該不至于呀。原因嘛……容后再說。

云翼在逃命。他從未見過如此怪異的兵器。好像也沒人操控它呀,它咋緊追不放呢?

云翼也想試試這玩意的威力,可他下不了決心。看那把劍的勢頭,就不是能夠輕易抗衡的。等它追‘累’了再說吧。

云翼在樹林中左轉右扭,借助著樹木的遮擋。那把劍干脆無比,徑直前沖。樹木紛紛倒下,威力不減分毫。

看到這一幕,云翼要哭了。這玩意太強了,哪個變態鼓搗出來的,太坑爹了。

他的速度不減分毫,一奔就是百里。那把劍直接無視距離,轉瞬極至。

“完了,這下要完蛋了。”云翼急速的轉著腦筋,苦思著辦法。

用巨石遮擋?沒用!這劍會拐彎。

用自身的修為?它就是一把兵器,水木火土,影響不了分毫。金系可能有用,可云翼哪里敢分心?現在全力逃跑還來不及呢。

“到底用什么辦法呀?”感受著身后的殺機,云翼只想求爹娘保佑。這一招顯然沒用。云翼早就求過祖宗了。

“該死的,都是那個黑衣人栽贓嫁禍,老子跟……嗯?”云翼一想到‘嫁禍’這詞,猛然間記起了一位‘老朋友’,它是靈尊級的高手啊,應該能抗住這怪異的玩意。

沖!拜訪老友去。

雪狼谷!云翼毫不猶豫的沖了進去。那把巨劍帶著殺機,像是跟班,不離不棄。

還未沖出去,云翼就嚎叫了兩嗓子,想來那位‘老朋友’會來迎接吧。

果不其然,云翼剛跨過谷口,一個巨大的狼頭已經守候在那了。云翼看著那頭兇狠的妖獸,莫名的感覺一陣親切。還是你對我啊。

此時的云翼哪里還有恐懼,直接沖向了狼王!

狼王也是配合,怒吼一聲,白爪子抬了起來,直接拍了過去。云翼瞬時橫移出一丈,險之又險的避了過去。他身后的巨劍來了……

狼王雙目一凝,毫不畏懼,前爪抬起,猛然趴下。

轟!一陣驚天動地的巨響。沖擊波蕩向四周。云翼剛站穩,直接被轟飛了。

“我草!”云翼怪叫一聲,變成了一個黑點,摔到了兩里之外。他趕忙爬起來,轉身看去。

遠處一個大坑。一聲狼嚎從里面傳了出來。

“狼王沒死啊,幸虧,幸虧。”云翼惦記著‘老朋友’,悄悄的潛了回去。

剛走近,狼王爬了出來。此時的狼王,哪還有一點威嚴,像是一條流浪狗。毛,卷了起來,滿是泥沙。前爪子還破了皮,流著血。一雙狼眼,透著虛弱。

它冷冷的看了看云翼,沒有動手,夾著尾巴走了。

云翼謹慎的等它遠去,這才看向深坑。里面有一把匕首,彎了,像是廢鐵。

“這就是那把劍?”云翼趕忙下去,把它撿了起來。左右端詳一陣,愣是沒看出究竟。

“媽*的,邪門了,威力咋就這么大,連狼王都得受傷?”云翼著實參摸不透。

危機已經過去,云翼不得不考慮一下了。陶書婷再度被人劫走,之前做的事等同于無用功。

這事算解決了嗎?

明顯不是!碧落湖對自己動了殺機,這個仇不能不報。

整件事都是因骷髏寨而起,也該找他們算算總賬了。老子再弱,也有脾氣。忍你一時可以,想一而再,那就分個高下吧。

上海普通內科醫院哪家好
上海遠大醫院預約掛號
山東專門治婦科醫院
長沙哪個醫院能治癲癇病
張家口治癲癇病的中醫院
分享到:
福彩东方6+1走势图 博彩通推荐 棋牌游戏开发? 一尾中特连准 最快 江西11选5开奖分布走势图 浙江体彩6十1选号工具 幸运农场图 麻将推倒胡规则 急速赛车单机游戏 山西11选5高频彩走势图 哈尔滨麻将怎么打厉害 三肖必中特马 福建省31选7选号技巧 新国际棋牌 捕鱼达人原始版本下载 辽宁35走势图 中央对海南开放博彩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