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道衍無邊 第十四章 不甘與堅持

2020-01-11 00:53:10來源:勵志吧0次閱讀

道衍無邊 第十四章 不甘與堅持

這一片虛無之地枯涼孤寂,整片天地,只有修識xiǎo人一個意義上是活物的存在,黑暗與冰冷,修識xiǎo人在其中如同一粒塵埃一般渺xiǎo。隨著修識xiǎo人的查探,姬風漸漸震驚,這一方天地無邊無盡,修識xiǎo人以每秒數千米的速度飛快的向一個方向查探,一個xiǎo時后,此時,修識xiǎo人已經不知道飛出了幾百萬里之遠。

越是向前飛越是感到驚奇與震驚,在這幾百萬里的路程之中,沒有任何事物,甚至連一絲塵埃都不曾擁有,寂靜無聲,一片虛無,漆黑冰冷是這片虛空的真實寫照。

沿途都感覺到一股力量束縛著整個天地,沒有任何有實之物。

姬風震驚,又是沿著先前的路線先前飛去,冰冷孤寂,若是換著另一個人來做查探,一定會被無盡的冰冷孤寂所淹沒,還好,姬風心志堅強,而在姬風感知中,修識xiǎo人雖然飛了好久,飛了無盡遠,但在姬風感知中卻是那么一瞬。

又是飛出五百萬里之后,姬風顯露疲憊之態,無邊無際的黑暗和冰冷孤寂,就算任何一個人估計都要發瘋。幽冷無垠,修識xiǎo人在其中快速飛過,雖然速度極快,但對于無垠的虛無之地來説,修識xiǎo人就好像蝸牛一樣在緩慢爬行,仿佛永遠不會到達邊際……

此時,姬風已經震驚的不可言語,因為修識xiǎo人飛出的距離已經超出姬風所在的七彩圣界的大xiǎo,而且遠方還是沒有邊際,而這一切,都在姬風身軀中一diǎn渺xiǎo的地方,姬風怎能不震驚。

“到底是什么存在在影響著這一處虛無。”姬風發怒,怒發沖冠,這無際虛無之地被一種法則束縛封鎖,在姬風感知中,就好像有一雙大手在抓著這片虛無之地,而這雙大手隨時都可以發難,到時是什么下場,姬風想想都渾身寒顫。

姬風很不喜歡這種感覺,這種命運掌控在別人手里的感覺。以前,每次下雨,都要昏迷,而昏迷后,就會做那個神奇的夢,在夢中,聲音的一次次呼喊:“死也不能忘……你愿至此沉淪……”之類的話,可在姬風潛意識里,是不愿去記住的也不愿去沉淪的,可一切都不由姬風控制,姬風的命運造化好像在姬風記事以來都受一雙大手控制,無論姬風怎樣以赤子之心面對,任血盟和許悚一次次的抗衡都擺脫不了那雙大手,所以,姬風真的很討厭這種感覺。

姬風怒了,怒火滔天,即使姬風赤子之心,也怒意滔天,姬風不想,真的不想再去體會這種命運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覺。

所以,姬風有些瘋狂了,幾乎是瘋魔了。正所謂,不瘋魔,不成活!

“既然我看不盡你,那我就占據你,既然你要封鎖,我就要打破。你要掌控,我就要破滅,以我之劍,斬盡莫忘!我要看看,你是誰!”姬風怒發沖冠,虛無之地之中,修識xiǎo人停立下來,手指著虛空,好似指著蒼穹,又好像指著某個存在,聲音憤怒,幾乎是狠狠的説道。

本來以現在修識xiǎo人的狀態是説不出話的,因為姬風在此修識一路之上的成就還沒有做到修識之物如同活物一般,獨立思考,如人一般行動説話,這一刻,因為憤怒,姬風做到了!

這一切都在姬風身體里發生,所以任血盟和許悚還不知道姬風身體內的事情,在任血盟和許悚的眼中,姬風停止修煉,而后感悟,這在他們的認知中再普通不過。

姬風還在閉眼,沒有任何異樣,所以任血盟和許悚靜靜等待默默期待毫不擔心。

姬風發狂,瘋狂的運轉修之路,虛幻修之路晃動,一個個符文跳動出來,金色識海迅速震蕩,一道道神識與符文結合運轉,瞬間,無數修識之物出現。

有散發莽荒氣息的荒古巨獸,有散發凜冽劍氣的神秘巨劍,有勢破蒼穹的筆直槍戟,有一個個的三足兩耳的青銅鼎……

頃刻間,無數修識之物衍化而出,衍化出了所以姬風曾經所見過之物。

隨著修識之物的凝結,無邊的金色識海好似xiǎo了一圈,而修之路好像虛幻一份。當然,這一切變化都不是肉眼可見的,一切都在姬風的感知之中。

一個個散發昏滅氣息的修識之物從識海而出,殺向虛無之地。

修識之物穿過虛空封鎖的裂縫,很輕易的來到虛無之地之中。

一個個的修識之物排列,瘋狂的撲擊射向虛空封鎖。

“吼……”修識荒古巨獸發出一聲怒吼,可以撕破天地的蹄爪爪向虛空,誓要把這封鎖的虛空抓個破碎。

“咔,哐……”仿佛雞蛋碎裂的聲音響起,巨大的蹄爪在碰到虛空封鎖的那一刻,就如以卵擊石一般,巨大蹄爪一寸寸破碎,毫無抵抗之力。

慌亂中,荒古巨獸想要收回蹄爪向后倒退已經晚了,一股束縛之力包裹住荒古巨獸,束縛之力向里收縮,荒古巨獸掙扎不得,片刻間湮滅。

另一邊,攻向虛空鎖的神劍和槍戟以及三足兩耳鼎也像荒古巨獸的遭遇一般,被束縛之力包裹片刻間湮滅。

一個個修識之物迅速湮滅,姬風徹底怒了。

“為什么!為什么我的命運造化要被你掌握,為什么我姬風要受你控制,我不甘!既然,一個擊不破你,那就無數個。我就集中攻擊你一個地方,我就不信,對你造不成傷害。”姬風瘋魔了,因為姬風真的不喜這種看不見,猜不透,摸不到而真真實實存在的自己命運被別人掌控的感覺。

姬風瘋狂抗衡,無數修識之物相互連接,一個個的撲向虛空鎖那處裂縫之處,如同飛蛾撲火一般,修識之物迅速湮滅。雖然是以卵擊石,雖然很久不曾有結果,但是姬風不會輕易放棄,因為,姬風要滅‘它。’

在無數修識之物的撲擊之下,終于,虛空鎖承受力超過了極限,在一座金色的塔樓轟擊下,虛空鎖的裂縫之處又擴大了一分。

在修識之物的轟擊之下,虛空鎖裂縫不斷的擴大,隨著時間推移,那裂縫大xiǎo已有一人之大。

這種飛蛾撲火勢的攻擊沒有持續多久,猛然間虛空鎖一震,束縛之力竟然化為一個大手拍擊而來,大手散發混沌之氣,其上指紋脈絡清晰可見,在這雙大手中仿佛飽含了一個世界的威嚴,混天滅地,凜冽如海在其中仿佛還有一股高大的意思,而這種意思冰冷孤寂,不容侵犯。修識之物在大手拍擊下迅速毀滅,幾乎一瞬,虛無之地再次恢復了以前的寂靜冰冷。只是那虛空鎖的裂縫比之先前擴大一分,就這樣橫亙在其上,不過比之無盡大的虛空鎖,這一diǎn的裂痕就好像九牛一毛一般可以忽略不計。

姬風身體一震,猛然間周身靈氣紊亂,面色也是一白,顯然,無數的神識消耗讓姬風也是承受不起。

任血盟和許悚看到姬風變化,不由身心一緊,許悚做勢就要上前查看,任血盟伸手一攔擋住許悚,對著許悚搖搖頭。

“靜觀其變!”任血盟説道,許悚不由一滯,看向老友,臉上是不解和焦急之色。

“當姬兒命魂出現命運海,特別是命運之輪的時候,他的命運造化已經不是你我能改變之勢,現在,我已經看不清他的命運,你我能做的就是教導其修道衍,其他之事,不可再插手幫忙,也不可言!”仿佛知道好友在想什么一般,任血盟解釋到。

其實,在任血盟心中又何曾不想去看看姬風情況,只是一切都不可為,若有意為之,那反倒可能會害了姬風。所以,一直以來,任血盟都在靜靜的靜觀其變。

許悚明白了,緩緩坐下,臉色陰沉無光,心情沉重了不少。

另一邊,姬風身體震動,識海中,金色海洋也震動咆哮了起來,修之路也開始震動,忽然間,一虛一實,仿佛可能隨時消失一般。

姬風笑了,是的,笑了,發自內心的笑,這種笑雖然有些無力,但是,姬風就是笑了!雖然此時身體狀態不太好,但是,自己先前的作為,抗衡了那個虛幻存在,并且破壞了它的一些手段,雖然只是那么一diǎn,但姬風堅信只要自己努力不放棄,總有一天,會打破那虛空鎖,破開那迷霧,脫離那掌控,看清自己,解開答案。

洋縣醫院怎么樣
順義區牛欄山社區衛生服務中心預約掛號
貴陽到哪治療癲癇好
珠海白癜風的治療方法
唐山市牛皮癬醫院哪家好
分享到:
福彩东方6+1走势图 福建11选5玩法规则 福彩3d中邻孤走势 浙江体彩6十1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人工计划app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走势图 七乐彩最优旋转矩阵 丹化科技股票行情走 5分彩骗局-揭露骗局真相 近日推荐股票 股票配资网址导航 2019时时彩20分钟开奖 融资融券90只股票 股票融资的优缺点 云南十一选五直选高手 甘肃快三杀号技巧 快乐10分复式怎么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