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不死武帝 卷_千六百一十七章 表白

2020-01-11 00:53:10來源:勵志吧0次閱讀

不死武帝 卷_千六百一十七章 表白

如果有來世的話,她希望能夠平淡一生。

“你想死,我卻偏不殺你,我要讓你生活在無盡的痛苦之中。”左丘虎心底變態到了極點,都這個時候了,發出一聲猙獰的微笑,看著梁音道。

這個微笑,真的是令人有些毛骨悚然。

“我連死都不怕,又有什么事情是值得痛苦的。”梁音并沒有覺得絲毫的害怕,依舊平淡的說。

“好,既然這樣,我就毀掉你為珍貴的東西。”左丘虎眼睛之中閃爍而過一絲狠辣無情。

“那是什么?”梁音不解的問道,在她看了,除了生命之外,似乎沒有什么是值得珍惜的。

“是你為耀眼的地方,你的美貌。”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人美命遭殃,當上天給你一樣東西的時候,必定會帶走另外一個東西。

左丘虎說罷,直接屈指成爪,狠厲的向梁音的面頰抓了過去。

梁音微微一愣,好看的眉毛一挑,臉上終于出現一絲絕望的神色。

正當左丘虎得手之時,祝凱不知何時,已經來到左丘虎的身后。

此時,祝凱大吼一聲,一改平日陰柔的樣子,此時須發皆張,如同一頭發怒的雄獅:“住手。”

他勢如猛虎,一下子沖到左丘虎被后,手中長刀,直接從左丘虎身后灌體而入,噗嗤就是一聲。

刀劍穿透血肉,和骨頭摩擦發出的聲音,讓人聽起來無比的刺心。

橫遭劫難,左丘虎絲毫不怒,一伸手在冒出來的刀尖上一拍,長刀直接退出他的身體,然后他一個轉身,一把捏住了刀柄,咔嚓一聲,這把刀就化為了一地的碎片。

“我現在已經不知道痛苦是何滋味,你的攻擊,完全無效。”說話間,他傷口處流血已經停止,一道道細若游絲的閃電,不斷的在他的傷口處抖動。

祝凱顯然沒有想到會是如此情況,他神色一呆,一臉的不可置信。

“沒用的。”左丘虎聲音一貫的充滿寒冷,他上前一步,在祝凱沒有反應過來之前,直接一掌,狠狠的打在了祝凱的胸膛。

咔嚓一聲悶響,他的肋骨根根斷裂,身體也是飛了出去。

空中的祝凱,哇的一下吐出大口的黑血,即便如此,他依舊是一臉的殺意,并沒有絲毫的痛苦之色。

左丘虎冷哼一聲,繼續伸手去抓梁音的臉:“這下沒人可以救你了……”

他的話聲未落,祝凱像是一個趕不走的蒼蠅一樣,竟然在空中飄了一圈兒,轉而又沖了回來,身體急速穿透空氣,發出一陣激烈的破空之聲。

嘭。

祝凱以元氣包裹身體,直接用身體做武器,撞擊在左丘虎的身上。

左丘虎悶哼一聲,扭頭一把抓向祝凱的肩膀。

祝凱根本躲不開,他似乎絲毫不想多,大喊一聲:“趁現在,快!”

隨著他的一聲大喊,祁胤猛然沖了過來,速度如同閃電,比閃電更快的是他手上的鎖鏈,只是白光一閃,這道鎖鏈,直接抓住左丘虎的手腕,而另外幾道鎖鏈,已經將梁音包裹,直接將梁音從左丘虎的懷中拉扯了出去。

左丘虎大怒,加速猛然一把掙脫鎖鏈,咔嚓一聲,鎖鏈斷裂,他抓住祝凱,狠狠的一捏。

如同鋼鐵的手指,直接嵌入祝凱的肩膀之中,祝凱的肩膀,在這一捏之下,竟然直接碎裂,左丘虎的手指也是直接穿透進去。

祝凱吃痛,大吼一聲,拼命的掙脫,眼看就要掙脫出去。

左丘虎陰冷一笑,揮動雷神之錘,死死的向祝凱的頭上砸了下去,他一臉的狠辣,一心想要將祝凱的頭打爆。

祝凱此時拼了一只胳膊不要,用力一扯,咔嚓,他肩膀上掉下來一塊骨頭,身體恢復自由,猛然一轉身。

嘭。

雷神之錘,不偏不倚的轟擊在祝凱手上的肩膀上。

一時間,血肉飛舞。

祝凱發出一聲痛呼,而他的肩膀直接化為烏有,那胳膊直接飛了出去,在滾滾雷電的包裹之下,這胳膊直接冒出青煙,然后化為飛灰、這一幕實在是太血腥,直接驚呆了周圍觀看之人。

而祝凱也是幸好躲開,不然爆掉的就不是肩膀,而是他的頭。

他在地上連連打出幾個滾,這才穩定下來,又是吐出一口血,想要站立起來,但是身體搖搖晃晃,已經支撐不住,他身體一歪,單膝跪倒在地,一直胳膊撐在地上,他胸膛不斷起伏,看得出來,他同樣恨透了左丘虎,就算成了這個樣子,也想要和左丘虎拼一個你死我活。

梁音整個人都傻掉了,她滿臉都是淚水,情緒前所未有的失控:“祝凱,為什么,為什么你要拼了性命也要救我?”

祝凱氣息開始紊亂,喘氣如牛,雙眼通紅,十分激動的樣子。

“因為你是我的女人。”祝凱一字一頓的說。

這句話,要是從其他人口中,比如宗野或者姬剛,聽起來倒也正常,畢竟兩個人對于感情的話,都是很純潔的。

而祝凱的這番話說的就有些讓人捉摸不透了。

梁音是什么人,明月祝凱祁胤都一清二楚,可以說梁音就是一個高端一點的青樓女子,甚至連青樓女子都不如的那種。

而祝凱呢,自不必說,從見到祝凱的時候起,他就是一個花花公子,整天活在女人堆里面,是那種沒有了女人活著就沒有意思的人。

雖然說跟了陳封之后,他的情況略有好轉,但是依舊本性難改。

但是細細想來,倒是可以發現一點兒端倪,那就是自從來到王都之后,祝凱玩過的女人,好像只有梁音一個。

每次梁音將宮中的事情安排完畢之后,就會和祝凱他們相見,談完正事兒之后,二人倒是會在房間里面耳鬢廝磨一番,但誰都知道,這種情況應該只是玩玩而已,要說真情的話,那還真的讓人不敢相信。

梁音聽了祝凱的話,同樣也是苦笑一番;“我是什么人,你剛才沒有聽到嗎,為了我,值得嗎?”

長春白癜風醫院在哪里
合肥長淮中醫醫院的電話
吉林治療銀屑病的醫院
南京婦科醫院排行榜
合肥白癜風治療需花多少錢
分享到:
福彩东方6+1走势图 星悦陕西麻将 多乐彩平台app 体彩幸运赛车怎么玩 什么网游可以赚钱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 打血流技巧十句口诀 香港宝典免费资料大全 北京快3直播 开发棋牌游戏大约多 龙王捕鱼棋牌app 南京麻将规则 个人在互联网如何赚 极速赛车预测计划软件 北京赛车pk10开奖杀号 2018香港一码开中奖100特 qq麻将手机版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