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

仙都 第六十九節 紅了眼的賭徒_1

2020-01-11 00:09:20來源:勵志吧0次閱讀

仙都 第六十九節 紅了眼的賭徒

昀像一滴水,一片葉,一瓣花,緩緩飄落,赤裸的雙腳崩得筆直,先后踏上荒漠,月光之下,白得沒有血色。眉心的骨珠蠢蠢欲動,數道光華閃過,骨刺如四散分叉的根須,在肌膚下蔓延生長,昀冷哼一聲,道袍金光閃動,無數蓮瓣一一浮現,穿插交織成凌亂的花紋,骨刺仿佛感應到她的決斷,倏忽縮回珠內,偃旗息鼓,不再作祟。

昀深深吸了口氣,眼神轉為凌厲。

千都城一戰,翟爻走投無路,像紅了眼的賭徒,以滿城生靈血祭界圖,打破上古真仙禁錮,喚醒長眠地下的異獸殘骸。尸骸破土而出,化作猙獰怪物,借血祭掀起時光洪流,將她困于異界,惡斗月余,昀為一界之力壓制,神通十不存一,出盡手段,到只能以七朵金蓮自保,不得脫身。那怪物神通廣大,殺不死,撲不滅,無奈之下,昀斷然自爆兩具分身,強行撕開異界,回到大瀛洲,兵分四路,分頭遁去。那怪物認準金蓮氣息所在,化作骨鏈,強行扣下其中一人,不想那只是一具分身,昀早有謀劃,敢冒奇險,故布疑陣,一口氣舍棄七朵金蓮,將本體逃了出去。

剩下的兩具分身,其中一具受損極重,不得遠遁,落在了杜節山,另一具偶遇梅真人,廣濟洞與無垢洞向來不睦,昀擔心她趁機落井下石,瞞下了真相,只道自己斬殺異獸,破界而出。梅真人看出她虛弱至極,雖然廣濟一脈已破門而出,與斜月三星洞再無瓜葛,但終是同屬道門一脈,砍在當初的情分上,放她自去。

昀步入大象境,修成六具分身,各盡其妙,短短數年間,鬼窟折其一,千都城折其三,杜節山又折其一,逃脫在外的,唯有本體和一具分身而已。世事難料,翻掌之際,凄凄慘慘戚戚,當她斬神劍在手,意氣風發,視大瀛洲為囊中物,視天下人為螻蟻,可曾想過眼下的窘迫?

千都荒漠深處,那怪物得了大象真人的分身,發覺這具軀殼資質,世間罕有,本能驅使它將殘骸融入其中,以靈性點染她的魂魄,凝結真魂,借此復生。不想那七朵金蓮乃是碧蓮小界真仙遺寶,任憑它千磨百煉,用盡手段,始終不能如意。

抗拒掙扎了許久,昀也漸漸摸清了對方的底細,那怪物只是上古異獸的一截殘肢,被真仙打滅,鎮壓千萬年,本源一點一滴消磨,原本龐大的體型急劇縮小,血肉蕩然無存,靈性藏于骸骨中,始終不滅。翟爻血祭千都界圖,打破真仙禁錮,將它從沉睡中喚醒,卻并非活物,毫無心智可言,全憑本能行事。

那怪物一時半刻奈何不了她,便施展大神通,將昀連同金蓮一并困于骸骨內,驅動荒漠四處擴張,推平山川河流,吞噬一切生靈,四處尋找自己身軀的其他部分。昀除了七朵金蓮,別無長物,始終不得脫身,她亦是不拘一格之人,苦思冥想多時,竟然想到了一個劍走偏鋒的法子——收攏金蓮,任骸骨侵入體內,兵行險招,把肉身變成爭奪的戰場,守住一線清明,以此解脫桎梏。

大不了,將這具分身自爆,拼個同歸于盡。

那怪物并不十分迫切,驅使荒漠四處游蕩,一個偶然的機會,它察覺到了河丘城的存在。殘骸與殘骸遙相感應,彼此呼喚和渴求,這是冥冥中的天意,得來全不費工夫的意外之喜,但河丘界圖完好無損,城池為真仙之力護佑,倉促不可破,它只能耐下性子,以沙塵和陰魂吸引對方的注意,暗中驅使荒漠從地下徐徐滲透。

一切都進行得很順利,直到有一天,魏十七和沙艨艟出現在河丘城。

真陰刀屠盡陰魂,系天燈鎮下河丘,之前的一番工夫全然白費,那怪物只得驅使陰魂塑成千臂千目法身,正面迎擊,結果不曾提防,被魏十七批亢搗虛,一刀破去神通。

殘骸終究是殘骸,之前與昀的一場惡斗幾乎耗盡本源,缺少血祭,它無法掀起時光洪流,將對手扯入異界,施展強的手段。那怪物正待將骸骨化作骨鏈困殺對手,就在那一剎那,蜷縮于金蓮內的昀看到了魏十七。

前塵往事,新仇舊恨,一并涌上心頭,如果不是因為他,她又何至于落到如此地步?胸中的忿恨怨戾如海潮洶涌,席卷身心。既然撞見了,那就不要走!一念既動,金蓮頓開,昀主動將那怪物攝入體內,緊咬銀牙,牢牢守住心頭一線清明,迫使它化作骨翼,與自己合而為一。

骸骨融入身軀,感受到蓬勃殺意和同歸于盡的決斷,并未趁機與她爭奪身軀,而是蟄伏于眉心,推波助瀾。一旦她為暴戾殺戮吞噬,喪失了神智,它就能將一點靈性投入其魂魄,凝結真魂,死而復生。

“他們都說,我是個瘋女人……”昀低低笑了起來,五指在道袍上一抹一拂,蓮瓣應手飛出,層層包裹,合攏為一柄長劍。她將金蓮劍握于掌中,指向魏十七,森然道:“你還有什么想說的?”

玉容如花,體態婀娜,背插骨翼,魏十七打量著她的身姿,搖搖頭道:“你變丑了,背上的東西,讓人倒胃口。”

“呵呵,呵呵,你是要激怒我么?”

“斜月三星洞的大象真人,居然跟怪物合體,變成了這副模樣,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不覺得惡心?”

他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并未刻意提高聲音,但靜夜之中,河丘城頭每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沙艨艟不禁倒抽一口冷氣,嘴里苦澀萬分,一步步往后退去,生怕卷入其中,死無葬身之地。

“皮相而已,你也在意這些么?也罷,該說的都已經說過了,不要像個反派那樣啰嗦,且讓我看看,這些年你到底有什么長進!”

金蓮劍微微一顫,一抹劍絲拋向空中,“錚”一聲響,矯若游龍,直撲魏十七而去。

新野縣人民醫院
寶雞市鳳縣醫院
癲癇病那里治的好呢
紹興權威的白癲風專家
聊城治療輸卵管堵塞方法
分享到:
福彩东方6+1走势图 查看山东11选5历史开奖结果 辽宁35选7基本走势图 百度 百度 星悦麻将 20选5奖金 中超直播平台 龙兴山西麻将安卓版下载 大唐盛世游戏公司 国外美女捕鱼 北京pk10预测网站 多乐彩大赢家使用方法 江西多乐彩基本走试图 52大庆麻将 马报免费资料彩图2017 吉林11选五规则玩法 麻将公式一定要背下来 精准六肖期期中 资料